22 Oct 2006

多话的惩罚

小时候,上课时不停地讲话,老师给我们的处罚就是双手捂着嘴巴,不准把手放下,当然也不准发出声音;不听话的,就藤条伺候。妈妈则是大吼一声:“吵死了!”,我们就乖乖地不敢出声,因为不噤声的话,也是藤条来了。

昨天到
凯文葛罗夫艺术与博物院 (Kelvingrove Art Gallery and Museum) 去,才知道原来多话的惩罚由来已久,而且让人怵目惊心。

16世纪的多话苏格兰妇女,会被罚戴上面罩 (Brank,也叫做Scold’s Bridle)。



据说,这是为了制止言语极端、惹是生非的女性而有的轻微惩罚。套上面罩后,面罩上一个带刺的铁片,就会压在舌头上。这样一来,只要动一动舌头,就会被刺痛了。为了避免疼痛,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舌头乖乖地躺着咯!

17世纪的德国也不遑多让。套上面罩后,连嘴巴都无法张开!


如果你无法想象戴上面罩到底是什么模样,请看以下的明信片:
一看到这些面罩时,我的反应就是幸亏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处罚方法了,否则的话,我应该也有蛮大的机会戴上它们的。

Labels:

20 Comments:

At 22 October, 2006 23:13, Anonymous greenpasture said...

Wow, looks like 'strict voice rest' is possible afterall! ;)

 
At 22 October, 2006 23:16,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想不到以前的人也和現代人一樣不文明﹗人類﹐到底有沒有文明過呀﹖﹗

薄荷小姐又出游了﹐好幸福﹐可憐我在這雙佳節期間無人問津﹐得乖乖待在家裡﹐好無聊﹗

 
At 22 October, 2006 23:23, Blogger BloodDoc said...

可憐我在這雙佳節期間無人問津﹐得乖乖待在家裡

有点牛郎味也....

 
At 22 October, 2006 23:24, Blogger BloodDoc said...

一看到这些面罩时,我的反应就是幸亏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处罚方法了,否则的话,我应该也有蛮大的机会戴上它们的。

羽毛球选手的反应又是什么 ?? :-)

 
At 23 October, 2006 00:11,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让人大开眼界,也挺恐怖的处罚方式。

 
At 23 October, 2006 15:12,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GP,如果你不怕被告违反人权的话,你就试一试吧!
嘻嘻……

Way少,其实这一家艺术与博物馆离我的住处只有20分钟的脚程,可是它装修重开3个月以后,我才到那里去逛。
无人问津的话,你就去问津别人,知道吗?
赫赫……

BloodDoc,羽毛球选手应该会很感激我还有自知之明。

ShuFen,这么恐怖的处罚方法,竟然还是轻微的惩罚。
真不懂对付多话的严刑是什么?剪掉舌头?

 
At 23 October, 2006 15:53, Anonymous yin said...

哈哈,这些仪器真是超级搞笑哟!很适合爱讲话的学生使用。:p

 
At 23 October, 2006 18:35,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如果我有牛郎般的臉孔和身材,那該多好!BD,我也想當牛郎啊!

薄荷妹,要问津别人,也得有人讓我問津才可以啊!很多朋友都回鄉或出遊去了,可憐我這個落魄窮游子!

 
At 23 October, 2006 19:58, Blogger BloodDoc said...

way 少
孔庆祥也可当偶像
我相信你若要当牛郎肯定也会有一番作为 :-)

嘿,这五天我每天早上都要上班呢
可怜...

 
At 23 October, 2006 23:18, Blogger 添健 said...

BD,我怎会忍心使用这么残忍的刑具?要知道,对某些人来说,不能说话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惩罚。

况且,我的善良绝对不亚于你的温柔,这种阴毒的刑具,在博物院看一看就好。善哉!

 
At 24 October, 2006 15:13,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Yin,如果你用这种方法惩罚学生的话,会上头条的。

Way少,现实世界中的朋友回乡了,你就来问津我们这些“虚拟”世界中的朋友吧。
多写几篇文章给我们读,OK?

BloodDoc虽然要上班,可是病人应该没有这么多吧?
因为印度人和马来人都不得空看医生了。

阿周添健,为什么我读了你留言的第一段,会觉得你在影射我?
如果我不讲话的话,你的耳膜太久没有用,会变迟钝的。
(Oops!忘了荷塘的常客当中有耳鼻喉的专科医生。)

 
At 24 October, 2006 16:32, Anonymous yin said...

哈哈,我开玩笑的啦!

 
At 24 October, 2006 17:35,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BD,谢谢你的抬举。到时毕业若找不到工作,我会考虑考虑的。

薄荷糖,我也想多写几篇,可惜我的灵感也随大伙度假去了!

 
At 25 October, 2006 16:27,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BD果然是高招,“抬举”Way少之余,还狠狠踩了别人一脚。
哈哈!

Yin,现在的老师应该不能体罚学生了,是吗?
遇上顽皮的学生要怎么办?
罚写字?
有个朋友的爸爸是退休老师,他就罚学生写小楷。
真绝!

 
At 27 October, 2006 10:27, Blogger awan said...

我第一次教书时,根本就无法掌控学生,他们竟然连在考试进行当中,都可以当我透明般不停地讲话。后来校长经过,拿了胶纸把他们的嘴黏上,还把整卷的胶纸留给我,说要是谁再说话就封上他的嘴。结果,很多学生竟然主动把那胶纸拿去黏自己的嘴巴,说好好玩哦……
遇到这样顽皮的学生,真是不懂要怎么办!

 
At 27 October, 2006 10:47, Anonymous 阿佩 said...

記得有一部韓國電影──Old Boy,是一部懸疑片。
整部戲演到結局,所有慘酷的報復,原來只不過是男主角年少時無意間多說了的一句話。
那種多話的懲罰,令人心寒。

 
At 27 October, 2006 13:44,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嘿,羽毛球先生没把你封为鹦鹉吧?

我有个朋友很爱讲话,有一次,她叽叽喳喳讲个不停,她的老公突然对她叫嚷:鹦鹉,你可以停止讲话吗?

我觉得这招还蛮有效的:-)

 
At 27 October, 2006 14:02, Anonymous yin said...

先警告一番,再不听话,就罚他站在课室窗口外面上课,如果再不听话,就打电话通知家长,让家长帮忙劝告孩子。如果再不改过,就交给训导处理。

 
At 27 October, 2006 15:24,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Awan、Yin,遇上控制不了的学生真的是很头痛。
我在格拉斯哥中文学校当义务助教,班上的学生也是好像747说的鹦鹉一样,叽叽喳喳,而且他们还是说着道地的Glaswegian's English,不注意听,还真不懂他们说什么。
这里是连父母也不准打孩子的,老师更是要忍气吞声。
所以,以前在吉隆坡当临教学的“本事”,都无法派上用场。

 
At 27 October, 2006 15:56,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747,我怎么可能是鹦鹉呢?
鹦鹉是学舌的,我可是自由自在地说我的见闻和意见。
哈哈……

阿佩,我没有看过你说的电影,会去找来看。
顺便提醒自己“祸从口出”嘛!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