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Oct 2006

李清照的精神病

看到这个题目,可能大家以为我又要瞎掰了。

事实上,这是济南大学文学院教师——路也(1969- )的一篇小论文。论文收录在2006年第3期的《中国诗人》中,题目是《李清照的抑郁症》。论文的开头引用了《声声慢》中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说“这绝对是一个抑郁症患者才有可能写出来的句子。七对叠字,好几个难以发出的齿音,连用在一起,只有愁肠百结者才可能这样去写。”

接着,作者再以李清照词作中提及的症状来印证她的抑郁症。“日晚倦梳头”(《武陵春》)、“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凤凰台上忆吹箫》)和“试灯没意思,踏雪没心情”(《临江仙》)说明了李清照对日常生活中的各项活动都失去了兴趣,也就是抑郁症病患的症状之一。

作者也说“抑郁症患者还会启动否定性的心理防御机制,以获得短暂的安慰。”当北宋灭亡之后,李清照逃到南方,安顿了下来,生活是比较安定了,可是来到了元宵节,她却无法和其他人欢度佳节。“李清照靠眼前幻化出年轻时代的‘中州盛日’来聊以自慰。”

除此之外,作者也提到“抑郁症患者还会对现实失去安全感,疑虑重重。”虽然历册上没有赵明诚纳妾的记录,可是不少的学者从李清照的词作中找到赵明诚纳妾的蛛丝马迹。路也提出的是《凤凰台上忆吹箫》中的“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说这是李清照“暗示赵明诚背叛自己,有天台之遇。”天台之遇是指汉朝时的刘晨和阮肇入天台山采药,遇见仙女,并和仙女结婚的际遇。按现在的说法就是外遇咯!

路也认为,赵明诚纳妾的证据之二是李清照曾经以“春到长门春草青”(《小重山》)暗示自己和汉武帝的陈皇后阿娇一样失去丈夫的宠爱。

《多丽》的“似愁凝、汉皋解佩;似泪洒、纨扇题诗。”是证据三。这里也涉及了两个典故。汉皋解佩是说郑交甫在汉皋山下遇见两个仙女,仙女解下身上的玉佩送给他,可是走了不到十步的路,玉佩却消失了,仙女也不见踪迹。纨扇题诗则是指斑婕妤因为赵飞燕而失宠于汉成帝的故事。总而言之,就是说李清照即使是描写菊花,也是写得惨兮兮的。

作者也从李清照的心理写到生理。作者认为李清照的“身体欠佳,焦虑升级,有了严重的生理反应。”她失眠——“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声声慢》);她越来越瘦——“人比黄花瘦”(《醉花阴》)、“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凤凰台上忆吹箫》)。

作者的结论是,李清照“作为一个生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的女知识分子,心性太高、敏感多情,如果不患上抑郁症,倒反而奇怪了。”

读到这里,相信大部分读者是无法接受这样的论述方式的,因为这样子的说法事实上是没有什么证据。据我个人的经验,我见到的抑郁症病人都是郁郁寡欢的,连做饭都没有心思,怎么还有写词的闲情呢?

身为小小的研究生,我知道我得找到权威说法才可以反驳大家的论点。于是,我找到了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教研室与心理医学科第二任主任兼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精神卫生学系主任——季建林教授的《关于抑郁症的思考》。季教授认为“抑郁症的诊断是多轴诊断,必须考虑是否有社会功能障碍和是否有心理社会影响因素等。纵观李清照的一生,多有生活磨难与挫折,但却留下了诸多优美感人的诗词,因此不能诊断。再退一步讲,精神科或心理咨询医师的精神疾病诊断,必须是针对来就诊(或强制或自愿)的患者,这个前提非常重要。因此,切不可滥用诊断标准对文学作品、作者等‘非就诊者’妄加推测。”

(另一篇苦中作乐,寓学习于娱乐的文章。希望不会闷坏了大家。)

Labels:

23 Comments:

At 03 October, 2006 20:20, Anonymous yin said...

学姐拜读过潘老师的博士论文吗?她也有研究李清照的词哟。你的论文指导老师是张老师吗?

 
At 03 October, 2006 20:40,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张老师是我的论文指导老师。
潘老师的博士论文跟着我飘洋过海了呢!
她的研究是唐宋词的女性书写,是我喜欢的一个课题。
另外,我对男子而作闺音也很感兴趣。
^_^

 
At 03 October, 2006 21:05, Anonymous yin said...

其实我也是很喜欢古典文学的,但要做这方面的研究,我还是怯步了,要写得好,不容易,所以我很佩服研究古典文学的人。

 
At 03 October, 2006 21:42,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研究古典文学真的是吃力不讨好。
我也不懂当初自己哪里来的勇气?
或许是因为初生之犊不怕虎吧,因为了解得少,反而敢敢做了。
若要我再做古典文学的研究,我想,我要先好好地充实自己才行。

 
At 03 October, 2006 23:37, Blogger BloodDoc said...

碧绿荷塘
你说得很是
如果有谁找到忧郁症病人为赋新词强说愁的
我请他大吃一顿 :-)

 
At 03 October, 2006 23:56, Blogger 添健 said...

嘿嘿,除了李清照有抑郁症、赵明诚纳妾,这类的学者甚至可以“推论”出赵明城不育……每当碧绿荷塘告诉我这样的“研究”,我除了赞一句“狠”,就只能冒汗了。

 
At 04 October, 2006 00:33,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血医生,你还真绝,要我们找到会写诗词的忧郁症病人才请客。
那岂不是不打算请客了?

为什么会说赵明诚不育呢?
首先,提出这个看法的学者认为赵明诚是有侍妾的。
再者,也有“赵君无嗣”(《隶释》卷二十六)和“又无子能保其遗余,每为之叹息也。”(《籀史》卷上)的记载。
因此,就证明了赵明诚不但与李清照没有生育子女,而且与其他侍妾也没有生育子女,那么按情理推断,不育的责任就应该落在赵明诚头上了。

周添健最受不了这样的推论。
是不是理科出身的人都比较难接受这样的推论方式呢?

 
At 05 October, 2006 11:20, Blogger Way said...

我想,也許不少作家、詩人都有精神病吧,因為整天胡思亂想:看過安徒生的生平故事,他晚年疑心病很重,成日懷疑自己會遭遇到不測,有點像焦慮症!

 
At 05 October, 2006 13:45, Blogger awan said...

近代作家精神病最轟動的,要數顧城吧。
其實,正如 way 所言,的確很多作家都患有精神病。

 
At 05 October, 2006 16:24,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Way少,你说得对,安徒生的确是有点问题。
我在《安徒生的家乡》也提及他的不安。

Awan说的顾城就更恐怖了。
先是杀妻,后自杀。
感到恐怖之余,更加感到可惜……

 
At 10 October, 2006 17:15, Blogger 東山 said...

這樣的推論要小心,避免把研究對象砍成幾段,李清照的連續疊詞,加上一些抒悶的辭彙,立論似乎不夠強啊.詰屈聱牙的韓愈,或時有憤語的柳柳州亦可做這樣的題目罷.當然我沒讀過《李清照的抑鬱症》,這裡僅整體把握來看.

這類論題,周勛初先生的寫法與視角值得參考,如《王粲患痲瘋病說》、《魏氏"三世立賤"的分析》、《劉勰的兩個夢》,還有比較出名的《詩仙李白之謎》這集子,值得再三推薦.

 
At 11 October, 2006 02:39,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谢谢东山和我分享了这么多。
到东山谭苑去逛了一下,会再好好拜读你的大作。
可以把谭苑连接到荷塘来吗?

 
At 11 October, 2006 08:29, Blogger 東山 said...

「師母」,沒問題。儘管連接去。網站找不著電子郵箱,就這邊覆您。我可是上過周先生的課哦,勉強算他半個末代弟子。那門課是VB,代請安謝謝。其實一場請林水檺先生回來談柳永與羈旅的講座,也見過二位的。

 
At 11 October, 2006 17:34,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我对那一场讲座也是印象深刻。
因为有两个女同学对着我指指点点,应该是在说我是“周师母”。
还有千万不要叫我师母,我一听到这个称号就感到很大的压力,不敢乱说话了。

 
At 11 October, 2006 20:43, Blogger 添健 said...

东山:
谢谢。如果一个学年算一代,那么上过我的VB课的,应该是我的头三代弟子。2000年是第一代,你是哪一代的呢?是2001年吗?不好意思,认住学生的本事,我还得多多向林老师学习。

 
At 11 October, 2006 21:26, Blogger 東山 said...

周先生,學生01/02學年入校。不記住不奇怪,我是副修生,中文才是主修。不過您的課印象還是很深刻的,以後有機會再「爆料」。林老師這裡也很好,兩週前才同他閑聊片刻。

 
At 12 October, 2006 19:51, Blogger 添健 said...

上我的VB课的,都是副修生。看了你的相片,依稀有些印象。比较确定的是,你不是2000的,就是不确定你上的是2001还是2002年的班。还有,希望你不曾给我“肥佬”过……

 
At 12 October, 2006 20:16,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东山,如果他曾经虐待你,你找他报仇好了。
千万不要迁怒于我。
我是无辜的……

 
At 12 October, 2006 23:51, Blogger 東山 said...

應該是2002罷,您的告別作就是,因為當時聽說您要出國甚麼的,所以我們都很小心,怕不及格手續很麻煩。呵呵,這門課壓力大,過關倒不刁難。肥佬之徒,豈敢這裡與劊子手再次交流?

荷女,送您周先生緊句一段:「人文學科的學生,面對電腦時就是想太多。電腦不這樣的,很直接。」當時說的是外文,大意如此。

再回應了健言社動物園,沒顯示出來,好像故障了,又及。

 
At 13 October, 2006 21:52,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周先生应该是在2003年才知道要出国的,不是吗?
还是我记错了?

电脑真的这么直接吗?
为什么我总是无法好好操控它?

 
At 13 October, 2006 23:14, Blogger 東山 said...

看來我糊塗了,老師師母莫怪。

 
At 15 October, 2006 00:50,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东山,你不要太认真,我也是在猜而已。
我的记性不好,常常搞乱了记忆。

 
At 16 October, 2006 20:15, Blogger 添健 said...

看到这里,我也以为自己记错了。翻看了纪录,才确定我的VB课只教到2002年。不过2002年就风闻我会出国,我不得不佩服学生们“收集情报”的能力。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