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Sep 2008

落发记

妍妍是9月8日满月的,她的阿公说做早一天,所以9月5日,我带她去剪发了!


原来的样子



任人鱼肉



一脸无辜



现在的样子


Labels:

17 Sep 2008

产后忧郁症?

我怀疑自己有产后忧郁症。

孩子出生以后,我会幽幽地问周先生:“你说,我会是好妈妈吗?”我也会跟周先生说:“我很担心自己不能给女儿最好的。”周先生总是给我正面的肯定。心中的忐忑渐渐少了。

妍妍满月了,上周三开始,我让她到住在对面保姆A家去适应适应。结果,我发现原先说带着两个分别四岁和三岁的小男生的保姆A,多带了一个一岁的小男生,也就是三岁小男生的弟弟。我又发现原来保姆A每天中午都会离家十五分钟,到幼儿园去接四岁的小男生回家,而在家中的孩子就由印尼女佣来照顾(女佣是三岁和一岁小男孩家请的)。一个保姆加一个女佣要照顾四个Do Re Mi Fa的孩子,好像有点太多了。最主要是保姆A中午离家的时候,谁来确保女佣不会乱来?

从这开始,担忧一直在心中增加……

于是,妹妹托住在附近的同事和朋友帮忙找保姆,周先生则拜托娘家也在附近的小舅母帮忙打听,我自己当然是东拜托朋友、西拜托同事了。

发现了问题,却无法马上解决的困境,让我透不过气来。常常会抱着女儿掉眼泪,觉得自己怎么可以如此差劲,连最基本的也没有给她安排好?

过了三四天,陆陆续续有些消息了。结果,住家附近的保姆B,家中乱过五一三,衣服一堆摊在沙发上、发油没有盖上就摆在茶几上……这样的保姆,不行。跟保姆C交谈了一会儿,就发现她反应有点慢,而且口齿也不伶俐。这个也被淘汰了。保姆D是不错的,最小的两个孩子已经是大专生了。可是,她目前正在照顾一个四岁的女生和一个一岁的男生。所幸小女生明年就会到托儿所去了。保姆D住在离家里七八公里、我上班途中的地方,如果孩子让她带,就得每天七八点被我吵醒,跟我上班去。还有个问题就是,大费周章一轮以后,妍妍还是交给照顾三个孩子的保姆照顾。这样的安排妥当吗?

在挣扎到底要让对面的保姆A还是保姆D照顾妍妍,又让我时不时就抱着妍妍掉眼泪。

目前,正在等保姆E的联络。如果到今天还是没有着落,我想,我会把妍妍交给保姆D照顾。

虽然我不断告诉自己:儿孙自有儿孙福、好人会有好报、憨憨吃天公,可是我还是很想掉眼泪……希望今天以后,一切定下来,我会好起来!

Labels:

14 Sep 2008

产痛的经验之高潮

2008年8月9日


01:30
起身上厕所,走出厕所时,发现开始流羊水了。
叫醒正在熟睡的周先生:“诶,我这次是真的要生了。羊水穿了。”
“Huh?”

01:45
检查了之前收拾的入院包包,再确定自己带了钱包、手机,走下楼。
“你在看什么?”
周先生说:“奥运开幕的重播,刚刚开始……”
“是啊,给我看了马来西亚队出场才去医院。”

02:30
到了医院,给护士姐姐说了情况,护士姐姐让我进产房等助产士。

03:00
助产士检查后,说子宫颈开了三厘米,然后建议我打止痛针,以便我可以睡一睡,休息休息。我马上答应了。

03:00 – 07:00
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肚子不时传来的阵痛,就好像经痛的感觉。

07:15
“我不能了。你帮我去叫护士再来打止痛针。”
周先生回来说:“她们说,要隔六个小时才能再打。”
“Huh?”

09:00
“六个小时了,快点叫她们来打针。”
打了止痛针后,发现好像没有什么效用。

09:30
“我要打epidural。”
助产士听了我的要求,帮我检查子宫颈,说开了五厘米。
助产士甲说:“如果你可以忍,就不要打,已经开了五厘米了。”
助产士乙说:“You’re half way through already.”
我心中想的则是:天哪,六个小时过去了,才多开了两厘米,什么时候才会开完?嘴上的回应则是:“No, I can’t.”
助产士见状,就去替我安排麻醉师。

10:30
我那刚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终于来了,还带着很阳光的笑容和和爽朗的声音:“How are you?”
“I want to get epidural.”
“You’re half way through already, I don’t think you need it.”
“But… I’m very painful.”
医生让助产士给我happy gas,并且刺穿了我的羊水。羊水全穿了就会加快产程。护士姐姐也帮我通便。

11:00 – 12:00
在等麻醉师的当儿,痛得脸青唇白的我就靠那没有什么效用的happy gas和自我催眠——“很快就会过去的了……”来止痛。
一直感觉到肚子里有东西要冲出来……冲出来了……

12:00
麻醉师终于来了。
“Eh, why you looked so pale?”
“I’m very painful… Almost fainted already.”
(其实我应该跟他说:“等你下辈子有机会生孩子时,你就会知道我的脸色为什么这么苍白。”)

12:30
听从麻醉师的指示,顺利打了硬膜外麻醉。药效发挥作用后,麻醉师说:“You looked better now.”
麻醉师走后,我洋洋得意地跟周先生说:“幸亏我没有为难自己。”
接着,我又开始迷迷糊糊地睡觉了。

12:30 – 13:45
助产士帮我检查子宫颈,发现子宫颈全开了,还看见宝宝的头发呢!
“Do you feel the urge to push?”
“No…”
“Never mind. First baby can wait for one hour. I’ll inform Prof. Lim now. He’ll see you soon.”

13:45 – 14:45
我在就半睡半醒中等阵痛。问题是助产士问了好几次,我都说:“Feel nothing.”

14:45
医生来了。他听说我完全没有痛的感觉,就问:“Who was the anesthetist? He did a good job.”
医生检查了以后,发现宝宝的头下得不是很正,建议要vacuum。
助产士问:“Do you want to use the new equipment?”
“New equipment?”
助产士把所谓的新仪器交给医生,医生把玩了一会儿,问:“How to use this?”
躺在床上的我下意识地摸一摸肚子,默默跟宝宝说:“女儿,我们要成为白老鼠了……”
当医生和助产士一起研究好怎么用以后,我问:“So when you vacuum, I just relax myself, right?”
“No, you must push to help the baby comes out.”
“OK, OK, I’ll try my best.”
当医生开始吸时,仪器突然弹了出来。
(说真的,如果不是清楚知道替我接生的是个教授,我一定会吓死!)
医生再把仪器放好,然后我在医生的指示下,用尽九牛二虎之力地推,终于把宝宝给推出来了。
“Excellent!You did really well, you could push even though you didn’t feel the urge.”
医生也再次称赞麻醉师,说他用的药刚刚好。
当时,我除了感恩上天让我平安诞下健康的女儿,也暗自高兴自己打了epidural,让自己的产程没有那么痛苦……

Labels:

2 Sep 2008

产痛的经验之前奏

2008年8月8日


08:00
吃完早餐,准备上个厕所就去上班。在厕所发现:咦?见红了。
“周添健,我应该可以生了。”
“真的吗?”
“真的。没有骗你。”
“真的?”还是半信半疑的周先生问。
“你说,我要不要去上班呢?我现在还没有肚子痛哦,羊水又还没有破。”
“你真的要生了啊?”
我懒得搭理周先生,打电话回公司。接电话的同事:“哇……你要生了啊!”
“还没有啦,只是见红而已。书上说,可能几个小时后,也可能两天后,不过我还是不要去上班,免得在office阵痛吓到你们。我在家里等一等看情况怎样。”
“你不要再等了啦!快点去医院啦!”
“没有这样快生的啦!”
挂下电话,我还在家里晃来晃去……

10:00
“诶,我看还是去医院看一看吧!”开始紧张的周先生说。
“要去啊?可是,我还没有肚子痛哦!”
“每个人情况不一样嘛……”
“也对。好啦,去啦去啦。”

10:45
来到医院跟护士姐姐说了我的情况。护士姐姐说:“你先坐一坐,等床位准备好了,马上帮你检查。”
我就乖乖地一面看报纸,一面等。刚巧我的妇产科医生也在巡病房,他听护士说我的情况,再看我悠哉游哉地看报纸,就说:“Em… I think it’s still very early yet.”

11:00
护士姐姐在我的大肚子上装了仪器,观察我的阵痛情况……

11:40
护士姐姐说:“Belum ada contraction lah.”
“So, can I leave now?”
“Boleh, datang bila ada contraction.”

12:00
等付钱时,我说:“诶,我们去Mid Valley吃sushi咯!”
“你可以咩?”
“哎哟,总不成在家等生孩子。去Mid Valley顺便买一些baby要用的东西啊!”

12:30 – 16:00
在谷中城吃午餐、逛街……

16:40 – 18:00
在家睡午觉,养精蓄锐。(养精蓄锐,晚上看辩论比赛!)

18:30
吃了麦当劳,出发到星洲日报总社去看辩论比赛……
塞在路途中,我得意洋洋地说:“幸亏不是阵痛开始了,不然这样子塞,真的会很tension。”
“你不要讲,等下真的痛,就惨了。”
对对对,千万不要乌鸦嘴。

19:20 – 21:30
顺顺利利看完比赛。
比赛后,许多朋友问起:“你什么时候生啊?”
“就这一两天。”然后,开始绘声绘影地说起自己的情况。
有的朋友说:“Huh……你还来看比赛?”
“放心啦,马大医院和这里是在同一条街上的。我现在如果要生了,从这里去医院,比从我家去医院靠近很多哦!”
“……”

10:30
喝了糖水,从SS2的好易记回家咯!上床睡觉前,我对周先生说:“你的女儿不可能是奥运宝宝了。她真的是你的女儿哦,从早上mimo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