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Sep 2007

小外甥

这一个小外甥很会选时间,在我抵达吉隆坡后三天出世。不过,由于他的大姨乱乱远嫁他乡,当时人在夫家,所以无法第一时间见到他。

他的出世,不仅家里的长辈高兴,他的小表姐也高兴得很。他出世后的第二天,小表姐到学校去,就跟老师说:“我的小姨有个baby boy了。”她还买了一份小礼物送给他,然后到处跟人家报告:“这个是我送给他的。”

他的满月,我们就一起高高兴兴地拍照咯!



Labels:

8 Sep 2007

学车人生

一把年纪才决定发奋,好好学开车。虽然说已经拥有驾驶执照十一年了,可是重新开车,却只记得方向盘、刹车器、油门和离合器在哪里,要怎样让它们合作无间,就很靠功夫了。

找了经验丰富的安哥来教我。每个小时交马币三十大元的学费,除了学开车,也在吓安哥外,还可以一面学开车,一面学做人的道理。

安哥今天跟我说:“开车就和人生一样。过去犯了的错,就是过去了,没有办法挽回;前面的路,则不必担心太多,去到就行了。最重要的是,顾好眼前。如果一直想着刚刚犯了什么错,前面要怎样转弯,要换多少档,怎么可能顾好现在?没有顾好现在,随时没有命哦!”

安哥喋喋不休地说,我唯唯诺诺地点头。顾着眼前的路该怎么走之余,也在想安哥的话,然后耳边响起安哥的声音:“啊,你又想东西了,车向右去了!”

厉害的安哥!

Labels:

7 Sep 2007

Switched Off 的快乐

下班等周先生来载我时,跟一个老大哥同事聊天。

他问我:“会不会很想念在那里的生活?”那里,是指格拉斯哥。

说真的,回来以后,忙见亲人朋友,忙做屋子的奴隶,忙学车上瑜伽班,还要每周探望那一个叫我大姨的小家伙,累得很,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念什么,除了在那里的朋友。感觉上,好像把那里的生活switched off了。

我跟老大哥说:“我很感谢一个朋友。当我要到苏格兰去时,他告诉我一定要兴致勃勃,才能够享受那里的生活。现在,既然我决定回国,那么我也要快快乐乐的。我不要让自己落得这样的下场——在国外就想象马来西亚有多好;回到家里,就想念那里的生活有多写意。我希望自己每一天都可以过得开开心心。”

我不是潇洒,只是不想为难自己。

Labels:

1 Sep 2007

十年

十年前,马大辩论队首次获得国际大专辩论会冠军。

今日,喧闹的纪念晚宴,唤起多少的回忆?

一路走来的日子,只有一同走过的人才知晓个中的滋味。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