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May 2016

执念随行


参加西瓜接力马拉松,3 人一队,每人各跑 3.4 公里。
我跑第二棒,接过队友传过来的大约 3 公斤重西瓜,我开步跑。
跑不到 200 米,开始气喘了。
于是,走走跑跑,抱着西瓜,继续前进。
越跑越远,越走越久,感觉手中的西瓜越来越沉。
跑着,走着,看见前方不远的工作人员给参赛者打气。
她说:“Well done! Keep running, half way already!
什么?才跑了一半?!”我顿时感觉晴天霹雳。
继续跑,继续走……
手中的西瓜宛如人生路上紧抓不放的种种:父母、孩子、伴侣、身份、地位、学历、金钱、健康、优雅……
越走越远,行囊越是沉甸甸。
在学习放下执念,活在当下,活出真正的自己之际,容许自己含笑抱着这些执念,且行且放下吧!
“200 metres more! Keep it up!
啊~~终于把手中的西瓜交给接棒的队友了!
是的,人生路上、学习路上,我并不孤单。

Labels: ,

10 May 2016

宝贝

午餐后回公司的路上,经过一所中学。
校门外,排了好几辆车子,本来就狭窄的马路,顿时上演“黑羊白羊过独木桥”的戏码。
好不容易穿过几部车子,看见前面一部车子竟然就大大方方地停在路中央。
“为什么不能往前一点哪?旁边不是有空位?靠边一点,就不会堵着马路了。“我嘀嘀咕咕。
这时,一个男生走出校门,钻进了车里。
“哦~~不要给儿子走远远。”同事说。
“有没有搞错?幼儿园要停在门口等就算了,中学生了哦,还要停在校门口等?”我开始发连环炮,“说不定女朋友交了几个咯,还这样宝贝。对咯,要跟那个安娣说,随时给你当阿嬷的人,你还要接送到门口哦?!”
同事们笑翻了。
写着,写着,我遇见了自己。
嗯,学习放手的智慧。
还有,放过自己。
我对自己点点头。

Labels:

9 Apr 2016

虚虚实实的星期六


上午,听许维贤博士谈杨德昌的电影《恐怖分子》,陷入虚构与现实的思考。
一通恶作剧的电话,掀开幸福婚姻的面纱。最后,一切是女主人公虚构的小说情节?电影,本来就是虚构的。虚构的电影源自虚构的小说?
真,你就输了。

下午,学习聆听。我听到的,和其他伙伴听到的不同;我听到的,也不是分享的伙伴想表达的。
深切感受到你看到的、听到的,未必是真实的。
那么,我说的,是我真正想说的吗?

Labels:

2 Apr 2016

银河里的星星

女儿递了一张 A4 纸给我,说:“妈,你可以教我折星星吗?”
折星星?折星星不是用这样的纸的。”我边说边走向书房,“等,我有折星星的纸的。“
拿出“星星纸”后,女儿问:“你什么时候买的?”
我读中学的时候买的。”
“What?”
再次印证,我很能收东西。

看见纸袋上的标签吗?银河社呢!
你若和我差不多年岁,又在都门度过青春岁月,对 Kota Raya 的银河社一定有印象。那是我流连忘返,投资了不少零用的地方啊。
年前收拾时,丢了很多东西,看到这些“星星纸”却想:留起来吧,女儿多几年就会要玩这些小玩意儿了。
果然!”
哈哈,我又沾沾自喜了。

Labels: ,

31 Mar 2016

娱人节


2016 年匆匆过了四分之一。
从 3 月中就掀开序幕的闹剧,还未落幕。
开始时,愤愤不平,以致“他妈的”脱口而出,坏了自己多年的形象事小,扰乱了心中的平和事大。
适逢愚人节,感触更大。
许多事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欲盖弥彰,只显当事人的荒谬。
我看见自己在论断和批判了。功课来了,我好好地做。
闹剧的主角、配角,我尊重你们的生命经历。
我愿当观众,继续看闹剧。
愚人节快乐!

Labels:

28 Feb 2016

生命之河的交汇


年少时候,常常在脑中盘旋的一句话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青葱岁月能够有多少的烦心事?这样的信念,特显为赋新词强说愁。
离开校园,一心想学以致用。一年生日,当时的上司送了一瓶香水给我。礼物盒里还有张字条:有麝自然香。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战战兢兢地积累麝香。
旅欧岁月,经历文化的冲击,加上常为医生病人当通译,确实磨圆了不少的棱角。穿梭在医院、诊所、律师行、社康中心,游走在大城小镇,凡走过必留下痕迹 ,是当时最深的体悟。
不惑之年,接触身心灵的学习,开始看见愿意和不愿意接受的自己,尝试在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中清理出流动的爱。身心灵的学习,路漫漫,我当然还没有办法心怀慈悲地去看待所有其他人的功课,但我至少学会了不要跟自己过不去。提醒自己,舒心自在地好好活在每一个当下,那么身边的人至少可以少受一些罪。
“花若盛开,蝴蝶自来;人若精彩,天自安排。”此时的相信,仿佛又跟年少时的信念相呼应。人哪,果真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人生不同的阶段宛如条条溪流,随心顺流地淌过,来到交汇处,能够回眸一笑,就是丰收了。

Labels:

19 Feb 2016

请允许孩子的如实


看着手上的学生投稿,抬头问周边的同事:“为什么现在的小孩写的作文,跟我以前写的一样的?”
语毕,安静的办公室马上一阵骚动。
同事 T 说:“千万不要叫他们写野餐,写野餐的话,一定写去波德申。”
同事 M 说:“对,对,对,连东马的人也是去波德申野餐的。”
我的脑海中立马浮现一家大小搭飞机,带着野餐垫、饭盒、游泳圈等,渡过南中国海,来到波德申。在我为自己脑中的画面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时,同事 T 接着说:“还有,那个妈妈永远没有得下水的,一定是坐在树下看食物。”同事 S 搭腔:“可怜到连防晒油也不能涂一下。”
听到这里,我更是笑得肚子快抽筋了。
好不容易大家都止住笑声后,我跟大家分享女儿的周记。
老师让小朋友写一篇题为《农历新年》的周记。女儿写了去看《Ola Bola》的流水账。文中还有这么一句:“我本来不要去看《Ola Bola》的,可是后来去看了,因为爸爸逼我去看。”女儿让我批阅时,我暗忖:这样的文章,没有年夜饭、拜年、舞狮、放烟火,加上看的也不是贺岁片,是否反映了农历新年的气象呢?
我后来这么说服自己:“这就是她的农历新年经历呀!比起‘妈妈带我做美甲’,写看电影,应该比较不会离题。”
之所以会想到离题这事儿,是因为她人生中的第一篇周记被批离题了。当时,我不知道老师要求小朋友写《二年级的一天》,她写了跟爸爸去游泳,我还觉得她会选题材呢。原来老师是要他们写二年级的校园生活。我暗自嘀咕:二年级,不是也包括家里的生活吗?
三十年前和三十年后的孩子,童年生活相去天壤,为什么写的作文却如出一辙?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和一个母亲的我,又可以扮演怎样的角色呢?允许,对,就是允许孩子们自由地表达心中所想,如实地描写所见所闻。

星洲日报·2016年3月3日

Labels: ,

4 Feb 2016

江南可采莲


“妈咪,我们今天读《江南》。”
“是哦。老师怎样解释江南?”
“老师讲,江南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江南可采莲,就是可以去那个美丽的地方采莲花。”
“哦~~莲叶何田田咧?”
“忘记了……应该是莲叶好像田那样咯。”
“啊?!哦~~莲叶好像一个个‘田’字,是吗?”
“啊……应该是啦。接下来的就是讲鱼游来这里,游去那里,很快乐。”
是啊,女儿,八岁的你只要知道江南是个美丽的、连鱼也很快乐的地方。至于那“田田”,你无法真正理解,就容许妈妈瞎掰一下,用你可以理解的形容词来加深你的印象。
鱼戏莲叶间,语文的学习,像戏水的鱼儿一样自在呀。

Labels:

24 Jan 2016

代代相传

“请不要把你的道德判断和价值观套在我的身上,
我需要的只是你的爱和支持,
不是用你自己的标准来衡量我。
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面对的又是什么?
——普天下所有人的心声”


读到这一段,心里大大地“怦”了一下。
是啊,我们凭什么去左右其他人的人生?
即便那“其他人”是父母、伴侣和孩子。
妍呱呱落地时,我有意识地跟自己说:“她虽然是我的女儿,可是她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说归说,在她成长的过程中,她也因为我的期望和情绪而吃了一些苦头。
她的言行举止,越大越像我。
是耳濡目染,也是生命的承接。
我在学习接纳她的过程,也在学习面对真实的自己。
“你在用你妈对待你的方式来对待她了。”周先生看不下去时,这么提醒我。
孩子真的是父母的镜子,一代又一代,生命的延续,基因的遗传,绵绵不断。
爱,无条件的爱,也应该代代相传。

Labels: ,

22 Jan 2016

绵绵的祝福


收到这样的一份生日礼物,感动满满。
月初的时候,我跟 Q 说:“这是我诞生的月份,我要让自己喜悦满满。”
生日过了一个星期,依然有惊喜。
心有所念,必有回应。
感谢给我许多爱的朋友们,感恩我愿意给自己正能量。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