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Oct 2006

异乡客话中秋

中秋节,月圆人团圆的日子。

一向以来,我对中秋节的感触不深。因为一直住在家里,什么节日都和家人一起过。出嫁以后,印象中,中秋节都是在娘家度过的。因为夫家远在200多公里以外,没有遇上周末的话,是不可能请假回去过节的。来到苏格兰以后,日子就不一样了。

2004年的中秋节,是首次在外度过的中秋节。和一群中国朋友一起过节。吃了朋友妈妈寄来的水果月饼,听了中国大陆奢华的金箔月饼,却看不到传说中比较圆的月亮。月娘羞答答地躲在云层后,任凭我们千呼万唤,也不出来。

2005年的中秋节,外子的大学同学到阿伯丁公干。我们假访友之名,到阿伯丁一游。一起度过了没有月饼的中秋节,可是却在回程路上,看见了北海上的明月。外国的月亮果然比较圆。可是,当我按下快门时,明月却成了“残月”。

今年的中秋节,我会身在德国的法兰克福。一样有机会和来自家乡的朋友聚会。有没有月饼和月亮,已经不重要了。人团圆,比吃月饼和赏月快乐,不是吗?

除了有机会和朋友在中秋节相聚,也有朋友给我们寄月饼。三年来,我们都是在吃着免费月饼。我们真的是很幸运,因为总是有一些人记挂着我们。

明年的中秋节,我又身在何方?

Labels: ,

25 Comments:

At 05 October, 2006 17:48, Blogger 空白 said...

很想家吧,怎么不回国和父母一起过个团圆节呢,我想他们一定也很想念你,想和你一起过节!

 
At 05 October, 2006 18:15,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空白,欢迎你到荷塘来。
五个月前才回家参加小妹的婚礼,所以今年都不会再回家了。
^_^

 
At 05 October, 2006 21:23,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中秋节快乐.
Enjoy your trip.

 
At 05 October, 2006 21:56, Anonymous yin said...

说得真好,不管在何处,只要人团圆就好了。前年的中秋我在曼谷唐人街渡过,可当时的月亮却是特别皎洁、圆满的,至今还依然烙在我的心里。

 
At 05 October, 2006 23:07,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谢谢shufen。

Yin,你有没有把当时的月亮拍下来?
如果我拍到德国的圆月的话,再和大家分享。

 
At 06 October, 2006 14:40, Blogger 佩仪pueyyee said...

旅途愉快哦!
回来再写成文章让我们也高兴高兴。

 
At 07 October, 2006 19:09, Anonymous yin said...

没拍到当时的月亮,只烙在心里咯!好可惜!

 
At 08 October, 2006 05:02,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谢谢佩仪。

Yin,我今夜也见到了明月,可是却拍不出皎洁的效果,结果也只好烙在心中了。

 
At 11 October, 2006 15:45, Anonymous 阿佩 said...

嘩,你在富蘭克林啊。
有沒有喝著名的富蘭克林蘋果酒?
據了解世界其他地方都買不到的喔。

 
At 11 October, 2006 17:21,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喝了,还吃了法兰克福香肠。
可是没有吃到德国猪脚。

 
At 11 October, 2006 19:42, Anonymous 阿佩 said...

嗯,我也和德國豬腳無緣。
一個人時不懂得叫,和朋友出去時走了幾家餐廳都沒賣。
他們說豬腳是冬天吃的。(而我在德國時是夏天。)
終於有一次,我一個人到餐廳,比手畫腳說了半天我要吃豬腳,侍應生很熱心地說豬腳太肥了,不適合我吃,並堅持要我吃豬腰瘦肉。
我竟然也沒有堅持,點了我並不想吃的豬腰瘦肉。(軟弱就是我的致命傷)
回來後大家都問我德國豬腳好不好吃,我一律答“豬腳是冬天吃的”。
至今仍不明白為何我當時沒有堅持要吃豬腳?

 
At 11 October, 2006 19:55,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对咯,我进了餐馆才发现没有卖德国猪脚。
还以为会像英国的fish and chirps一样,满街都是。(听起来很夸张,可是真的是这样啦!)
你到德国去干什么?公干?

 
At 12 October, 2006 15:18, Anonymous 阿佩 said...

休息,順便學釀酒。
在那裡呆了6個星期呢。
呵呵。

 
At 12 October, 2006 20:13,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真写意!
可以把你的部落格接到酒朋诗侣来吗?
让大家可以看一看六个女生的文字。
^_^

 
At 13 October, 2006 07:22, Blogger BloodDoc said...

德国猪脚是南德国的食物,北部(巴伐利亚以北)是不流行的
德语是 schweinshaxe,schwein 是猪, haxe 是足部
德国最流行的食物应该是 wurst 香肠和 schnitzel 炸猪排

 
At 13 October, 2006 21:48,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BloodDoc果然是德国的地头蛇。
幸亏我吃了香肠。
嘻嘻……

对了,想问一下,德文叉子要怎么说?
那天去吃KFC,想要拿叉子,结果却无法沟通……:(
你是在去德国之前就会说德语的,是吗?

 
At 17 October, 2006 15:37, Anonymous 阿佩 said...

在德國香腸是吃了很多,但是不是wurst香腸那還真的不知道耶。
每次和朋友到市場,她都會站在一大堆香腸前問我想吃什麼?
我每次都問,有什麼是特別的?非試不可的?
她都很頭疼。於她而言,這些是天天
都在吃的東西,也沒什麼特別的了。
於是我就像皇帝選後宮佳麗那樣,指向看起來特別的,好吃的香腸。
到今天,我也不曉得我到底是吃了哪些香腸,反正都是香腸嘛。
當然,朋友都有解說那是什麼香腸,但是,德文於我,和外星文沒什麼兩樣。
呵呵。

http://pei1708.spaces.live.com/

 
At 17 October, 2006 20:34, Blogger BloodDoc said...

呵呵
临去前,我上了两个月的德语
但是其实是一窍也不通

到了那儿,就像淹在海洋里,不得不喝盐水
慢慢的也就开点窍了

叉子乃 Gabel 也
Messer 是刀
Löffel 是汤匙

Wurst 是香肠的总称
德国的香肠五花八门眼花缭乱
老德挺爱肝肠 Leberwurst,我可不敢奉陪 :-)

 
At 17 October, 2006 23:09,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阿佩,我和你一样觉得德文是外星文。
不过,许多听不懂的语言,我听了就觉得是日语。
可能是因为日语是最早接触的“外星语”吧!
虽然听不懂淡米尔语,可是它不算是“外星语”,因为从小听到大嘛!

BloodDoc,我有机会再到德国去的话,就会把你教我的词语抄在旅游指南里。
呵呵……

 
At 18 October, 2006 10:15, Anonymous 阿佩 said...

肝腸是不是那種豬肝紅色,接近黑色,肥肥一大條的香腸?
那個聽說(對方有限的英語加我限制級的德語)是有豬血的。

 
At 19 October, 2006 20:34, Blogger BloodDoc said...

那个肥肥大大红红黑黑的是
血肠 Blutwurst

肝肠是浅褐色的,他们拿来涂面包
有点恶心
我就只是尝过那么一丁点 :-)

 
At 19 October, 2006 21:28,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香肠也可以拿来涂面包?
真的是有点恶心。

 
At 20 October, 2006 16:28, Anonymous 阿佩 said...

天哪!!
那個東西我常吃耶。
但是沒有人告訴我那是肝腸。
(我昏倒了)

但是,我覺得味道還可以接受耶。
可能以前家裡常常用黑豆油炒豬肝,或麻油豬肝,豬肝我還可以接受。
但是那時天天在吃,沒有人告訴我那是肝腸。
:s

血腸我倒是不敢試。

 
At 20 October, 2006 20:26, Blogger BloodDoc said...

我吃时味道还可以
只是想到拿肝来涂面包真是有点怪怪的...

 
At 26 October, 2006 13:11, Anonymous 阿佩 said...

哈哈,對呀。
如果早知道那是肝腸,我想我也不敢吃。
就是不知道,才會吃得津津有味。
呵呵。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