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Oct 2006

爸爸的手指开花了

打电话回家,妈妈告诉我,爸爸昨天工作时弄伤了手指。他自己拿铁锤锤到了左手的食指。弄伤后,他就这样让手指“开花”,没有包扎伤口,也没有去看医生。一直到下班回家,才给我的外甥女——宁宁发现。

当然,我妈是劝不了他去看医生的。况且,我妈常常说:“大人大者,有咩野唔识自己去揾医生啊。”老夫老妻就是这样咯!

等到晚上九点多,我妹来接宁宁时,听我妈吩咐我爸记得跟我姑姑拿药布,才发现了我爸那受伤的手指。按她的说法,是又肿又红,吓死人。我爸还嘴硬说不痛,不必看医生。给我妹唠叨了几句就说,明天才去看医生。那怎么行?由于妹夫赶着送货给客人,于是就打电话给还未回到家的弟弟,吩咐他带爸爸去看医生。

不知情况严重的弟弟也说,明天会带他去看医生。妹妹说:“你看到他的手指,就不会这样说了。”果然,弟弟看了爸爸的伤势后,就觉得他要马上去看医生才行。爸爸还是那一句,不痛,没事。弟弟说:“给刀片割伤都会痛,你这样会不痛?”说好说歹,总算把他带到医院去了。

医生说,由于爸爸没有马上求医,伤口的血液已经凝结了,现在伤口要更久的时间才能愈合。真不懂为什么爸爸完全不担心,万一得了破伤风,要怎么办?还是他不知道后果可以有多严重?

现在的我,不想找答案了。我只希望我爸平平安安的。我想,爸爸真的老了。泥水匠,这样粗重的工作,真的是不适合他了。可是,叫五十三岁的他转行吗?应该不太可能。退休,又好像有点年轻。我能给他什么安排呢?怎样的安排才是最好的?一直以来,他都让我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也信任我:让我选择自己爱念的学科,让我做喜欢的工作,跟交往多年的男朋友分手,他也没有多问,说要嫁人,他就安安心心地当岳父。想不到现在反倒是我要来给他做出安排了。

向来仗恃爸爸妈妈年轻(真的,和我同年龄的朋友当中,我的父母是最年轻的),总是让自己很放心地工作、学习、玩乐。去年,妈妈中风,我豁然察觉其实父母也渐渐老去,再加上许多疾病年轻化了,是我停下来看一看他们的时候了。

也是在妈妈生病时,听妹夫说,我爸很担心小弟,因为小弟初中毕业后就出来工作,工作也不是很理想。我爸的期望就是有一天他中了万字票,可以给小弟一笔钱,经营一些小生意。另一个教他不放心的是我。怎么会是我?我从小就不曾给家里添麻烦,长大后更加精明,清楚自己要什么,也努力地往目标前进。就算让我离乡背井到苏格兰来,我也是活得开开心心的。原来,我爸是担心我当高龄产妇……

我在为自己的人生规划时,总是忘了我爸妈的期许。刚结婚时,我总是跟他们说:“哎唷!你们五十岁不到,现在的人随便可以活到八十岁,你们一定会看到我生孩子的啦!”到苏格兰来陪读以后,我就说:“我们会饿死孩子的。”一直到妈妈生病了、爸爸的手指开花了,我不得不承认:其实他们也没有多少的日子等我了。我似乎剥夺了他们为人祖父母、看着孙辈长大成人的期望。

给爸爸打了电话,他还是一贯的淡定,就是说没有事。叫他明天不好去工作了,他说不行,因为老板不在,他得负责载其他人到工地。我知道我是无法说服他的,只好打电话给小妹,让她再去教训我爸。幸亏我爸有五个孩子,他的手指开花以后,我们才有足够的人力轮流教训他。妹妹和弟弟还有一段精彩的对话。妹妹问弟弟:“爸爸看了医生,有没有缝针?”弟弟说:“裂开有缝才能缝嘛,现在是开花了,怎么缝?”

Labels:

17 Comments:

At 19 October, 2006 05:26, Anonymous suayhwa said...

哈,这样才像爸爸啊!不要子女担心自己,却无时无刻为子女的未来前途担忧。其实不必多说,硬硬带他去看医生就好了。我母亲也是一样。

 
At 19 October, 2006 09:20, Blogger 佩仪pueyyee said...

我们总以为父母亲不会变老,父母亲总认定我们不会长大。事实却非如此,这就是,人生。我们都得面对,无法逃避。

有句话说:我们多活一天,就是少一天与父母在世上相聚。
该作的事,就付诸行动,不能等了。
共勉。

 
At 19 October, 2006 15:51,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瑞华,我想要让我父母明白一些道理,所以就尝试解释给他们听,说服他们。
那么他们才不会再来一次。
就像我妈妈的糖尿病一样,为了让她知道淀粉也是会变成葡萄糖的,就说了很久,她才明白。
可是,她明白了,就会记住,还会去跟其它的糖尿病患者说。

不过有时候真的是要硬硬来的。
我还想过真的说不通的话,就哭给他们看。
嘻嘻嘻……

 
At 19 October, 2006 15:58,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佩仪,你说得对,我们一天天长大,父母一天天老去。
其实我们的下一代也一天天长大。
我的外甥女已经会拿着电话跟我报告家里的事情了。
上回是告诉我她姑姑牙齿痛,这回是说:“大姨……外公的手流血哦,痛痛。”
有时候会跟我说小姨没有回来,爸爸载小舅去做工。
她也进入了为什么的阶段。
她问她妈妈:“为什么外公的手会流血?”
“外公做工不小心弄到咯。”
“为什么外公做工不小心?”
“……”
我想,父母要看的就是一代一代的成长吧。

 
At 19 October, 2006 17:07,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和老人家说道理,我想很多时候是说不清的
我总觉得得要用“恐吓”和“说慌”来和他们说道理
我爸虽固执,但还是逃不过我“恐吓”的那一招,哈哈

跟交往多年的男朋友分手
啧啧啧,干嘛把陈年旧事搬出来?暗示什么吗?:-)

 
At 19 October, 2006 17:37, Anonymous yin said...

嘿,薄荷糖学姐,我老妈比你爸爸大一岁哟!他们是同一个时代的人。让你的爸爸多休息“养伤”吧!

 
At 19 October, 2006 17:52,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有时老人家也像小孩一样,要人哄,要多解释,慢慢来吧。

 
At 19 October, 2006 20:13,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哎哟,我的747学姐,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会这么写,是因为一般上父母最最看重的就是孩子的学业、工作和终生大事。
当然,最最最看重的是品行。
这样写是要显示我爸的开明啦!
况且,这是成长的过程、历史的一部分。

我爸应该没什么大碍,谢谢大家的关心。
不过,就像shufen说的,老人家要人哄,我还是要继续说好说歹才行。

yin,你的母亲也很年轻哦!

 
At 19 October, 2006 20:32, Blogger BloodDoc said...

嘿,你父母很年轻呢
不过我想他们还是会很想抱孙吧
(羽毛球选手有没有看到?)

祝他早日安康

 
At 19 October, 2006 21:33,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嘿,羽毛球选手的爸妈更想抱孙,因为孩子生了跟他家的姓。
^_^

 
At 20 October, 2006 15:18,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忙碌中来逛部落格,最吸引我的当然是这种句子,哈哈~~

血医生果然是住家男人,不是催人结婚,就是叫人生子!如果你是“接生公”就很好赚了:-)

 
At 20 October, 2006 20:24, Blogger BloodDoc said...

生子莫等到白头...

羽毛球选手没话说吗 ? :-)

 
At 21 October, 2006 03:30, Anonymous tkchiew said...

哈秋!哈秋!每次莫名其妙地打喷嚏,就估计是碧绿荷塘这里出了状况。果不其然……

孩子是要生的,可是在这个阶段还是顺其自然一些比较好。

不过,如果BD常让他可爱的“亲亲宝贝”露脸,或许会让我有多几分冲动,想要弄个娃娃来玩。(也可能是被娃娃玩。)

 
At 22 October, 2006 23:27, Blogger BloodDoc said...

亲亲宝贝不是永远都亲亲的
他们也有可恶的时候
那时你们就会感叹年老力衰,无力控制场面了...

还是老话一句,莫等到白头..

真像催生婆... :-)

 
At 23 October, 2006 23:28, Blogger 添健 said...

所以我说了“想要弄个娃娃来玩”后,不免还有些犹豫地说“也可能是被娃娃玩”。

经你这么现身说法,我刚有的几分冲动又不见了……

 
At 15 November, 2006 08:30, Anonymous 夏至 said...

我很喜欢这个“开花”的形容,那么温馨地描述一件叫人担忧的事。

 
At 15 November, 2006 15:52,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谢谢你,夏至。
开花,是我弟弟用的字眼。
^_^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