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Feb 2007

在消逝中消失

在医院的眼科部门完成工作以后,乘搭电梯到七楼去。去看一个患了血癌、时日无多的女子。

第一次看见她,是去年十一月。当时,她只是很含蓄地说:“背后长了个疮,到医院来动个小手术。”医生和护士主要是看她的伤口如何,睡眠、食欲可好。因此,我只是从病房所在的部门隐隐猜测她的病情,挺乐观地认为,她既年轻又求医了,应该很快就可以康复。

一直到上个星期,我在同样的病房遇见她。先是帮她和护士长传话,传译着护士长的问题,我的心不断往下沉。护士长问她有什么想吃的,院方可以想办法帮她安排。护士长也问除了吃住方面,她还有什么想院方帮忙处理的,并且还问她的父母是否知道她的病很严重。最后提醒她告诉她在中国的父母,她的主治医生多两天会给他们打电话。

听到这里,我知道她的病情是一点也不乐观了。果然,护士长问完了问题后,就要我留下来陪她说一说话。因为医生早在一个星期以前就告诉她,她活不久了。听见这样的消息,一个孤身在外的年轻女子,除了哭泣,吵着要出院回国见家人之外,还能做些什么?由于从来没有人探望她,再加上言语不通,院方就只好请翻译员每天来陪她说话,让她不那么孤单。

那一天,我就在医院陪了她五个小时。获得护士长的许可后,我带她到食堂去吃午餐。看着一个二十四五岁的生命渐渐流逝,除了请她吃饭、陪她说话,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来到了七楼的病房,我找着了护士长。问护士长是否记得我,也问我是否可以到病房去看一看她。

护士长给我的答案是“She is not here.”我的脑袋一下子转不过来。到底她是走了、出院了、转病房了,还是回国了?护士长接下来的话,更让我吃惊。护士长说她消失了,就在三天前。原来她逃出了医院!据另一个通译员说,她好像有提起要到伦敦去。

难怪上个星期她要我告诉护士,她不要再穿医院的衣服了。难怪她问我外面是否很冷。难怪她一直说她要赶快好起来,出院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我不知道她是无法接受医生的诊断,还是想在最后的日子逃离医院。总之,她就是这样遁逃了。逃离住了差不多半年的医院,避开了医生、护士、吃药、打针。护士长说,三天没有吃药的话,她很快就会很不舒服了。希望她会再回到医院来。

走出医院时,天空一片蔚蓝,冬天格拉斯哥少见的太阳,竟然光芒四射。阳光,却无法驱走我脑海中牧师替她祷告时,她泪流满面的样子。

希望她会记得牧师上个星期和她分享的话语。牧师说:“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就像你从中国来到这里,是要寻求更好的生活。接下来,你也是离开这里,到更好的地方去。那里没有疾病、痛苦,也没有眼泪。那里就是天堂。”

Labels:

34 Comments:

At 03 February, 2007 06:29, Blogger suayhwa said...

其实,如果真的时日无多,去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也是能理解的。祝福她。

 
At 03 February, 2007 15:50,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按护士长隐晦的说法,她应该是没有药物的帮助就不行了。
希望有奇迹啦!

 
At 03 February, 2007 22:35, Anonymous yin said...

好可怜的女孩。每个人的命运不同,上天自有它的安排。其实我们都算是很幸福了,有双脚可以走路,身心健康,那是最大的幸福了。生活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你看,我们拥有那么多,是该惜福的呀!

 
At 03 February, 2007 23:02, Blogger 湘绣蜻蜓 said...

真是人生苦短啊。。

 
At 04 February, 2007 08:09, Blogger 栩仔 said...

换作是我,我也会逃离医院,谁要在医院等死啊?!

 
At 04 February, 2007 16:42,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Yin,是的,我們擁有許多。
遇見“她”之後的一天,有個朋友對我訴説工作的壓力太大、生活逼人,我就告訴她:“沒有什麽比健康的身體和快樂的家庭重要。”
祝願大家都擁有健康與快樂。

蜻蜓,是啊,人生苦短,好好規劃日子之際,也要懂得盡人事聼天命。

栩仔,在醫院等死的情況的確可怕,可是她逃離醫院以後,也有許多未知在等待“她”。

 
At 04 February, 2007 17:28, Blogger BloodDoc said...

血和泪交织的故事。
我常常以为这么多年后已经是刀枪不入铁石心肠了,可是更多时候看着这些年轻年老的战士在血癌面前倒下,还是懊恼失落。
今天七点钟电话响起,我很怕这种"繁忙时间以外"的电话,通常不是好事。一位病患突然昏迷不醒,赶到医院,断层扫描没有奇迹出现,不出所料是脑部大量溢血。
他还是无法庆祝三十岁的农历新年。

为什么这么多人还在执迷不悔的在金钱欲望权利中愚昧苦苦挣扎? 活着,就是幸福,幸福的人们偏偏不信,非要亲手毁了才甘休。

 
At 04 February, 2007 17:38, Anonymous yin said...

血医把人生看得那么透,不愧是见过世面、懂得思考人生的医生。

 
At 04 February, 2007 22:50,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很多时候,人总是要在失去以后,才知道自己曾经拥有许多。

血医生,我今天也送走了一个生命。
怀孕15周的女子要堕胎。
今早到医院吃药,孩子的心跳就会停了。
多两天,他就是一滩血。
每次做了这样的工作之后,都会很难过。
你的工作就更不容易了。
加油!还有很多病人需要你。

接到星期天在妇产科的工作,就会猜到是堕胎了。
因为产妇不会在星期天出院。
更不可能是有孩子出生了,因为那是没有得预约的。
看来,我下次要学会跟公司说不。

 
At 05 February, 2007 11:50, Blogger Nocturne(神秘园) said...

好久没有来到你的Blog看看,也没有给你留言,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现在回家了,上个网要跑20多里地到县城去,农村没有上网的地方,所以难得有机会上网。

新春在中国是个传统而热闹的节日,已进入腊月就能闻到过年的气氛,打工的都回来了,在外工作的也回家和亲人团聚了。不知道你是否也有过年的习俗?

预祝你新春快乐,合家幸福!

 
At 05 February, 2007 14:45, Blogger 阿鼻的妈 said...

薄荷糖,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了,这是小女孩的选择,起码对她来说,这是一个无悔的决定。对她来说,或许乘这仅余的人生去看他想要看的世界比继续吃药等死来的有意义···

 
At 05 February, 2007 15:26, Blogger Snowpiano^ ^ said...

忍不住要难过。。。

 
At 05 February, 2007 17:43,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鼻妈,放心吧。
我还好。
只是看多了生命中的无奈与无能为力,就会知道自己的渺小,也会看开一些,更会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

Snowpiano,我们都不要难过,要珍惜,也要加油!

 
At 05 February, 2007 17:53,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神秘园,从你的部落格知道你回乡了。
愿你在家乡度过愉快的春节。

在马来西亚,春节,我们叫农历新年,是很重要的日子。
游子回乡,亲友互访,人人办年货、团聚,很热闹的。
没有禁放鞭炮时,炮竹声处处可闻。
也有舞狮表演看。
我最高兴的是拿红包,即压岁钱。
结婚以后,就只拿父母和舅舅、阿姨、姑姑的红包了。
不过,派红包也是很高兴啦!

在苏格兰就完全没有新春的气氛。
不过,这样的新春就没有这么累了。
尤其是对结了婚的人来说,新春真的是挺累的。

应该是时候把我在这第一个春节的文章贴上来了。

 
At 05 February, 2007 19:02, Anonymous BloodDoc said...

yin
看透人生,谈何容易。每天还是为了三餐劳劳碌碌啊!但求不成为金钱欲望的奴隶罢了。

薄荷糖
加油!还有很多病人需要你。
我只希望有更多医生甘愿呆在政府医院里,让病患容易得到负担得起的治疗,那么就没那么多人需要我了....

突发奇想,改天我口述,你撰写,我们来搞一个血泪交流的长篇故事好不好 ?

 
At 05 February, 2007 22:41,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你哪里需要我来写?
你的中文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我帮你找错别字啦!
如果可以把这一些故事写下来,真的是好事一件。
相信许多人会在这一些人的经历中,有所体悟。

 
At 06 February, 2007 01:35, Blogger Snowpiano^ ^ said...

对啊!玉莲,看了你这儿的文章,很有感触,
真的可以考虑结集出版相关的故事 。。。

离题一下,那天介绍朋友看了瑞华的网站,朋友说,仿佛与瑞华一块儿游历了不少地方,看来瑞华也是可以考虑把自己的旅游纪录结集成书了。。

不过,又觉得在这个网络普及的时代,出不出书似乎不是重点,利用布落格的分享,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

 
At 06 February, 2007 02:25,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每一次遇上这些情况,我就会感叹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许多我之前觉得不过是要赚人热泪的电影或电视剧情节,最后都出现在生活里。

我也离题一下,你怎么可以到我这里来“踩场”?
如果大家都不出书、买书、看书,那我怎么还有机会当编辑?

 
At 06 February, 2007 10:31,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好,血医生出书,我帮忙做marketing,如何?

其实,我一直觉得在医院跑动的人(比如医生,比如病人,比如医院职员,比如保险佬,比如通译如你)都会领悟到人生没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因为看了太多生离死别...

我们的客户当中有一位癌症病人,因为她的病,我们都尽力帮她女儿处理入学事宜,但是她似乎不领情,常常干扰我们,常常无理取闹,哎,是她的病导致她这副德性还是她的个性致使她患上癌症?!

人,要活得怡然自得啊

 
At 06 February, 2007 13:55, Anonymous WAY said...

贊成阿鼻他妈的說法:“或許乘这仅余的人生去看他想要看的世界比继续吃药等死来的有意义。” 我們害怕死亡,因為我們對它幾乎一無所知,或許它就好像牧師說的那樣是個 “没有疾病、痛苦,也没有眼的天堂” ;那麼,離開也許也是一種解脫。

祝福她和所有為生命而奮鬥的戰士們! (雖說離開也許是一種解脫,但這並不是表示我們就應該自動放棄,對吧?很多時候,人生還真是矛盾!)

 
At 06 February, 2007 16:15,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747,你那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还真难回答。
不过,我想,来到了生死关头,很多事情就不会计较这么多了。
文中的“她”其实之前也撒了不少谎,可是她这个时候真的需要其他人的支持。
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喜欢到警察局或律师行当通译的原因,还是在医院、诊所工作比较自在。

 
At 06 February, 2007 20:07, Anonymous BloodDoc said...

其实,我一直觉得在医院跑动的人(比如医生,比如病人,比如医院职员,比如保险佬,比如通译如你)都会领悟到人生没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因为看了太多生离死别...
那也不见得,世界上其中一种最富有的职业就是拼命赚钱的医务人员

薄荷糖
我只能写两百五十个字,在多些就词不达意了。还是要你们这些玩弄文字的人来操刀。
嗳,我的故事可多了,哭的笑的感动的气愤的都有。如果你失业的话考虑一下吧,嘿嘿。
写到这里,想起机长就要加入失业大军了,不如让她做抢手好了,怎样,机长?

再鸡婆一下,那个way少不是忙忙忙吗?还在这里露面呀 :-)

 
At 06 February, 2007 21:23,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Way少,希望在人生的方方面面,我们都能做到不自我放弃,也不过于执著。
这样的智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拥有?

血医生,不必等我失业啦!
等我回家了,我就要去听你的故事,然后再转述,让更多的人知道病人的哀与愁。
机长失业了,就专注驾驶飞机,写血医生的故事也不错哦!
^_^

 
At 06 February, 2007 21:48, Anonymous BloodDoc said...

不过看来机长好像要转行成为厨娘了也..

 
At 07 February, 2007 01:30, Anonymous Way said...

都說了 “再忙也要過生活 ” ,當然也包括偶爾眼癢癢、手癢癢,出來八八一下啦!

碧绿荷塘說的應該就是 “中庸之道” 吧!

 
At 07 February, 2007 03:01,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再忙也要过生活,再忙也要善待自己,再忙也要关心家人、朋友,再忙也要尽自己的本分。
^_^

对,就是中庸了。
当然,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丈量自己、他人和生活的尺度都不一样。
开心又问心无愧就好。

 
At 08 February, 2007 13:42,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哈哈哈,当厨娘比当撰稿员简单多了,我还是选择前者好了,不过,marketing,我还是非常有兴趣的:-)

薄荷糖,机长失业以后,要驾驶的是汽车不是飞机哪,飞机,早已驾轻就熟了^_^

 
At 08 February, 2007 15:57,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我回家之后也要学开车,让我那冷藏了12年的驾照重见天日。
我们一起加油吧!

 
At 08 February, 2007 20:34, Blogger BloodDoc said...

那你回来后,我们来个英雄英雌宴,由你和机长当柴可夫斯基,我和way少,还有羽毛球选手当炮灰 :-)
这里有没有人卖人寿保险?

 
At 08 February, 2007 23:39,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哈哈哈
薄荷糖,接受挑战吗?

血医生,放心,没那么容易死的啦

 
At 09 February, 2007 01:56,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我是无所谓啦,只是我们不是才刚说人生苦短吗?
血医生,你怎么拿自己的生命来挑战我?
看在好几条人命的份上,我一定会很小心的,也会很努力地很小心。

 
At 10 February, 2007 20:46, Blogger BloodDoc said...

你的问题很好,我怎么会糊里糊涂把命拿来拍卖 ? 下一个烤鸭宴我还是塔德士好了 :-)

 
At 28 February, 2007 14:13, Blogger siewching said...

如果人已经失去了掌握生命长度的能力,那么就让他选择掌握生命的宽度吧!她希望在死之前做些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比如到伦敦去,或许会比她留在医院快乐呢?

 
At 01 March, 2007 02:31,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你應該是秀貞,對嗎?
好久不見了,想不到一“見面”,卻要談如此傷心的事情。
在沒有傷害其他人的大前提下,我們都可以選擇自己要走的路。
只是有時候走啊走時,不禁會問:“這是我要的嗎?”
人,想太多,不是好事。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