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Jan 2007

跨年感冒

从去年12月29日开始,感冒就找上我。先是喉咙痛。勉强做了当天早上的两个翻译工作后,走着回家的路上,喉咙好像火烧似的。一面往回家的路上走,一面恍恍惚惚的,仿佛随时就会昏过去。总算平安走完了那30分钟的路。胡乱吃了午饭,就倒头大睡。

30日,不见好转。

31日,还未把喉咙痛赶走,却迎来了咳嗽。咳咳咳咳咳,咳得夜里起来几轮,坐在床上喘气。再看一看身边那个把病传染给我的人,虽然没有鼾声如雷,可是看来也是好梦正甜,还真想一脚把他给踢下床。可惜的是,平日我都没有这样的力气,更何况生病之际?

当我在新年伊始的昨天一面改论文,一面拿着手帕捂嘴咳嗽时,突然觉得自己就是粤语残片中的潦倒书生。一样是强风吹刮,一样是咳嗽不止;不同的是,我没有咳出血来,也没有愿意跟我私奔的千金小姐。

看来我真的是病得不轻了,否则的话,怎么会用肺写文章,写了这么废的文章?

Labels:

22 Comments:

At 03 January, 2007 03:55, Blogger ShuFen said...

有没有去看医生啊?

愿你早日康复。

 
At 03 January, 2007 05:32, Blogger suayhwa said...

你还能写那么多,没事的啦!

你别教坏人,不然上面那个学了‘神龙摆尾’就不好了。

 
At 03 January, 2007 06:30, Blogger suayhwa said...

无论如何,多多休息,好好照顾身体。

 
At 03 January, 2007 09:08, Blogger 東山 said...

祝荷塘夫婦新年進步!

 
At 03 January, 2007 09:36, Blogger 湘绣蜻蜓 said...

有没有看医生?
好好照顾自己哦...

 
At 03 January, 2007 15:50, Blogger 阿鼻的妈 said...

薄荷糖,好好休息,快点好起来!(是的,这是命令,没有商量的余地 >:()

 
At 03 January, 2007 19:32,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谢谢大家的关心。
又再请了三天假,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病就会好了。
财散人安乐嘛!

我这样的情况去看医生也没有用。
(怎么讲到好像得了绝症似的?)
一般上,遇上感冒的病人,这里的医生最多是听一下病人的肺有没有杂音,没有的话,医生就会说:“Don't worry. Nothing is serious. Try to have a good rest and drink plenty of water.”
我想,要我先打电话跟医生预约,然后走四十分钟去看医生,听医生说上述的话,再走四十分钟回家,我的病会更重。
况且,我的家庭医生通常要排期三四天。
唉……

 
At 03 January, 2007 21:07, Blogger ShuFen said...

酱麻烦, 那就好好的在家休息啰。

我的屋友从圣诞节前就开始牙痛,到牙医去了一趟。牙医说要排期至新年后。他从2006年痛至2007,每天喝酒吃止痛药。哎,真可怜。

 
At 03 January, 2007 22:55,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看什么医生?去找青青河边草拿几粒药丸不就得了?反正最近你也久译成医了嘛,呵呵

多休息啦!

可别再三更半夜起来想不开,若把枕边人踢走后可能他就永远不再回来,到时晚上就没人为你盖被了,问你惊未?哈哈

 
At 03 January, 2007 23:35, Blogger Mee Ling said...

哎喲,病了唷。好點了嗎?或者我應該問,痊癒了嗎?

 
At 04 January, 2007 09:31, Anonymous BloodDoc said...

早日安康
而且要保养身体
等你们俩回来参加第二度烤鸭宴,哈哈

 
At 04 January, 2007 14:50, Anonymous Way said...

看來,這次,羽球先生真的拖累你不淺哦!有沒有把他當菲佣,要他服侍你?哈哈哈哈!

多休息、多喝水,兩個人都要快快好起來,繼續開工,這樣才來得及在五個月後回到故鄉--美麗的馬來西亞來,哈哈!

 
At 04 January, 2007 18:08, Anonymous yin said...

要保重呀!还是那句老话:多休息,多喝水!

 
At 04 January, 2007 19:14,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謝謝MeeLing、BloodDoc、Way少和Yin。
昨夜只起來兩輪,算是好了一些了。
^_^

看在烤鴨宴和美麗祖國的份上,我會趕快好起來的。
赫赫……

Way少,我現在是不會得罪我的大廚的。
不,我從來都不得罪他,免得沒有東西吃。

 
At 04 January, 2007 20:09,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Alamak! 我真的病到gong gong了,竟然看漏了ShuFen和747的留言。

對不起加謝謝啊!

ShuFen,你的屋友見到牙醫了嗎?
牙齒痛,很恐怖的。

747,天寒地凍,我會好好照顧自己,不亂踢走人,放心吧!

 
At 04 January, 2007 20:45, Blogger 佩仪pueyyee said...

碧绿荷塘 , 快快好起来!不准用肺写文章。

 
At 05 January, 2007 04:54, Blogger ShuFen said...

时机未到,还不能去见。不过他说好像不痛了。

 
At 05 January, 2007 10:04, Anonymous Bee Teng said...

Take good care ya...

 
At 06 January, 2007 17:48,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各位,薄荷糖清醒了!
只是剩下咳嗽,今天可以逛街去了。
謝謝大家的關心,讓薄荷糖生病得不那麽寂寞。
^_^

 
At 06 January, 2007 17:58, Blogger Nocturne(神秘园) said...

你那里下雪了吗?天气冷不冷呀?
多喝点开水,吃饭的时候多喝些粥,
感冒就会好的快一些!
祝你早日恢复过来!

 
At 06 January, 2007 17:58, Blogger Nocturne(神秘园) said...

你那里下雪了吗?天气冷不冷呀?
多喝点开水,吃饭的时候多喝些粥,
感冒就会好的快一些!
祝你早日恢复过来!

 
At 07 January, 2007 19:18,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格拉斯哥还没有下雪。
天气对我这个在赤道长大的人来说是冷的,就在摄氏2到10度之间徘徊。
我的感冒好得七七八八了,不过还是得小心,因为有的朋友的感冒去了又来,真恐怖。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