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Dec 2006

阿公的坚持

又想起阿公。

阿公从中国福建省惠安县东张村到马来西亚吉隆坡,理由应该也是为了到南洋寻找更好的生活。安定以后,把阿嬷接了过来,然后生了两个姑姑和我爸。就这么样,我们成了马来西亚华人。

来到苏格兰以后,常常想起阿公。他在我十二岁那年去世,车祸。那一天是农历正月初九。当天的午夜十二点,拜天公时,阿公还祈求天公保佑一家出入平安。中午,就接到他车祸入院的消息。妈妈匆匆到医院去看他,我和弟妹留在家里等消息。傍晚,妈妈回来了,说阿公气色不错,没事,爸爸在医院陪他。吃晚饭时,表伯父来了,说阿公走了。就这样,我懂得前一天还好好和我说话的人,第二天却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的滋味,也知道了什么叫做“世事难料”。

想起阿公是因为通译工作遇上的老人。曾经遇见不同的老人,他们都有子女陪伴着看医生,可是却因为无法和父母沟通,而要求通译服务。老人不会说英语,无法跟医生沟通;孩子不会说粤语或客家话,无法跟老父亲或老母亲沟通。于是,通译员就来了。

看见这样的情况时,我渐渐体会阿公看到我和弟妹用广东话沟通时,为什么会骂:“自己的话不说,说什么外人的话。”当时年纪小,只觉得他霸道又专制,无法体会他的担忧。小脑袋倒转得快,未免被骂,在阿公面前就和弟妹说华语。华语,可是学校教的语言,阿公就不会骂了。

越看越多父母和子女竟然没有共同的语言的情况,我知道阿公当年的担忧不是杞人忧天。“说自己的话”,除了是捍卫自己的母语,也是在害怕他的孙辈有一天无法和他沟通啊!

说来惭愧,我这一个阿公、阿嬷、外公、外婆都来自福建省惠安县的惠安女子,惠安话,听倒还可以,说却说得比英语还烂。阿公的坚持还是有道理的。因为惠安话,就会在我们这一代失传了。难怪当我上小学识字以后,阿公就写了“中国福建省惠安县东张村”要我背起来。或许,这就是他预见的结果,然后再把要求降低,只求我们知道他来自何方。

Labels:

12 Comments:

At 08 December, 2006 10:32,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前阵子提倡多讲华语,这阵子流行讲英语,很多方言都失传了

我想到了我们的下一代,很可能都无法以方言沟通了,因为现在的小朋友多以英语或华语沟通吧?

 
At 08 December, 2006 14:11,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当我看到这里许多移民的第二代,无法和父母沟通时,我常想:这个年代已经不能坚持什么母语了,只要两代之间有共同的语言,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很难想象我和我父母鸡同鸭讲的情形。)

想我的小外甥女,我们都跟她说华语,搞到我爸妈也要跟她说华语。
倒是因为环镜的关系,家里的大人常说广东话,所以她已经听懂大部分的广东话,说的话,就要靠她自己的造化了。

 
At 08 December, 2006 15:45,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你的外甥女我倒不担心,因为她身在吉隆坡,广东话迟早会pick up,倒是我未来的孩子,铁定不懂福建话了*.*

 
At 08 December, 2006 16:47, Anonymous Bee Teng said...

我阿公,阿嬷,外公,外婆都来至福建浦田,用的是“兴化”语,我也是一窍不通。记得小时候每当他用兴化语对我说话时,我只会微笑和点头,因为根本不晓的他在说什么,只知道他非常疼我们… 还好他还会福建话,不然真的无法沟通。

 
At 09 December, 2006 17:38, Anonymous yin said...

原来薄荷糖是客家人,我成长的新村有许多客家人,所以我也会讲一点点客家话。现在我的家人都和7个月大的外甥女讲潮州话,她的母亲就跟她说华语,先学两种语文会比较好。

 
At 11 December, 2006 19:49,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747,你只好把要求降低了。
只要母子和母女之间能够沟通就好。
^_^

Bee Teng,对,幸亏你的公公会说你会的福建话,不然的话,就不必讲话了。
其实,小时候,我的惠安话还说得不错。
记得我上一年级的那一年,因为婆婆病重,眼看是不行了,我阿公带我去上学时,就叫我先跟老师说一声,以便我突然没去上课,老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当时,还是我当老师和阿公的翻译的。
(看,我年纪小小就当翻译了。嘻嘻……)
只是因为后来阿公去世了,外婆也在五年前去世,我就没有什么机会说惠安话,所以才会越来越糟糕。

Yin,我不是客家人。
我的客家话也是不行的,听还可以,说会走调。
“会”客家话是因为常到小学同学兼邻居的家里玩,她家里说客家话,听多了,就会了。
我发现小时候的我比较聪明,现在我也常常听来自福建长乐和福清的人说他们的家乡话,可是我还是听不懂。:(

 
At 14 December, 2006 22:38, Anonymous yin said...

薄荷糖,不好意思,搞错了,以为你是客家人来着。

 
At 15 December, 2006 01:20,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没关系,Yin。
许多人听我说华语的口音,还以为我是广东人呢!

 
At 15 December, 2006 02:16, Blogger suayhwa said...

我爷爷是四邑人,从小我们都会听会讲四邑话。但十多年前爷爷去世后我们也逐渐忘记四邑话了。

 
At 15 December, 2006 18:34,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看来我们在不同程度上已经和我们的祖宗断层成了。
有点可惜,对吗?

 
At 14 January, 2007 15:56, Anonymous 天使の流氓 said...

老一辈的人对祖(族)看得很重,闽南各地的,不同姓氏都有不同的大厝(祖屋)!

现在的年轻人,似乎对这些没看太重了,远没有老人们那种感情了!

不是说楼主,这个情况差不多都是如此了!
BTW,我是地道的惠安人:)

 
At 15 January, 2007 06:51,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很高兴认识你!
我想我阿公在天之灵一定也很高兴,我能够和他的同乡多多交流。
到惠安论坛去逛了一下,有时间一定会好好浏览。
^_^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