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Sep 2006

两个笨贼

再次到警察局去传话,再次听来了好像电影剧本一样的真人真事。

我是替一个在格拉斯哥大学念MBA的学生当翻译的,就称他为H吧。H和太太四天前搬到百乐思路 (Byres Road) 的一间公寓。同屋的还有另外三个台湾朋友。事情发生在三天前,也就是他们搬进去的第二天。我想,他们真的是很倒霉。因为他们月尾就毕业回家了,却在格拉斯哥的最后一个月碰上了笨贼。

当天晚上大约9点钟,H流连在网路的世界。太太跟他说要离开房间一下,可是他忘了太太说要干什么去了。(典型的夫妻相处情况。嘻嘻……应该有人会对号入座了。是的,就是你,阿青。)

不久,他听见太太跟人家说话。对方是说英语的,按他的说法,对方有着浓厚的本地口音。他觉得不太对劲,马上走出房外。看见太太在和两个一高一矮的年轻人说话,对方就是不断地说:“Where is XX?”虽然他们说没有这个人,请对方离开,可是对方不愿离去。他的太太见状,就叫了男屋友——G出来。想不到对方竟然硬闯进G的房间。矮贼闯进了G的房间,想抢G的笔记本电脑。高贼就站在房门口阻止H进入房间。就这样,矮贼和G在房里纠缠;高贼和H在房外纠缠。

高矮两贼最后纷纷亮刀。H太太见状就说:“Please leave with whatever you want to take.”高矮两贼或许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就乖乖地离开了。当时也没看见他们拿了什么东西,过后才发现G的钱包和另一个屋友的照相机不见了。纠缠中,G被割伤了手,H和太太则没事。

接下来,当然是报警咯。就在警察来到时,电话铃声响了。不知道是高贼还是矮贼的手机,竟然掉在案发现场。更搞笑的是,里头还有他们两人的合照。这一个手机真的是省了警察叔叔许多事情啊!我当时就想:是时候整理手机里的照片了。千万不好留下什么证据,免得有一天我也成了笨贼。

据H说,这件事情在台湾留学生圈子传开后,学生们首先就是把自己的论文备份,而且是存了好几份。H说,他把自己的论文存到电子邮箱去了。幸亏我早在写学士论文时已经这么做了。不过,写到这里才想起,我最后一次备份是上个月的事了!

诸位,不要再看了,正在写论文的快去备份,没有写论文的也快去给重要资料备份。如果你的电脑真的只是拿来串部落格,也请记得删掉你手机里的照片,就算是为你将来干坏事而铺路。

好了,说认真的,这两个笨贼是爬窗户进屋的。如果你的家像我的小窝一样是在底楼,或是你居住的公寓正在装修中,搭满了脚手架,请关好窗户。

Labels:

23 Comments:

At 10 September, 2006 11:40, Anonymous yin said...

笨贼真是笨头笨脑的,最后大概被警察叔叔抓了吧!把论文存到电邮中是一个好办法,存到pen drive也很方便。时代不同了,磁碟片已不合用了。

 
At 10 September, 2006 16:39,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警察叔叔说会尽快逮捕他们。
我相信,警察叔叔应该可以从手机的注册资料,找到他们的住址。

我现在除了把论文存在硬盘,也存在pen drive和电邮。
出远门之前,我就会很努力地备份了。
^_^

 
At 10 September, 2006 22:28, Anonymous yin said...

加油哟!一天写一点论文,很快就可以交差了。

 
At 11 September, 2006 00:29, Anonymous greenpasture said...

Has Mr.C recovered from that night? Poor him, Grace told me the two of you were chatting away while he must be really bored and tired sitting in our lounge. Sorry again.

 
At 11 September, 2006 06:05,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It's OK.
Please don't say sorry again.
He is very fine.
He gets used to this since he met me.
^_^

 
At 11 September, 2006 06:09,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Yin,我真的是一天写一点,所以才写了这么久。
惭愧……
不过,还好啦,什么时候毕业对家人和工作的影响都不大。

 
At 11 September, 2006 10:14, Anonymous lisze said...

不对。要快快写完、快快毕业。荷塘才会出现小青蛙:p

 
At 11 September, 2006 10:27,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He gets used to this since he met me
薄荷糖,你...你...
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周先生?

我就和你相反,我的颜色先生和人见面就叽哩呱啦说个不停,有时候他还抢着和我的朋友说话,我就只好一直吃东西(所以才会那么胖^.^)

 
At 11 September, 2006 15:05,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哎哟,这不是我的错啦。
他和他的辩朋论友一起时,也是这样的款。
他只是在台上才有话讲的。

丽思,青蛙太吵了。
请来了青蛙,就会吓走荷塘上的彩虹和荷塘边的鸥鹭了。
哈哈哈……

 
At 11 September, 2006 17:00, Blogger Way said...

自從 PROPOSAL 通過以後,我就再也沒有再添加多一個字了;一個多月了,論文還是空空如也,所以不必擔心電腦被偷後,論文會不見。其實,平常我也會把備份存在pen drive中!

 
At 11 September, 2006 20:44,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不管是不是论文,备份都很重要。
从头再来可不是好玩的。
电脑就算没有被偷,还有许多问题:中毒、被骇、老死、过劳死……

Way少,你也要加油咯!

 
At 12 September, 2006 13:49,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电脑过劳死?!哈哈哈,我的电脑极具潜质, blogging过劳, LOL ..

不过想想,你们的电脑比较过劳哦,写论文、blogging,way少和血医生还要下载歌曲,way少更要和贱货交战,更加名副其实地过劳,呵呵

 
At 12 September, 2006 15:10,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我的电脑还要娱乐我呢!
因为格拉斯哥小窝没有电视,所以我还用它来看电影、连续剧、阅报。
嘻嘻……上个星期青青河边草才说我的电脑很厉害。
我则觉得它很命苦,总是超时工作。

 
At 12 September, 2006 19:23, Blogger Way said...

雖然我家有電視﹐但我電腦一樣得應付林林總總的苦差(BLOGGING﹑下載綜藝節目然後看﹑做FREELANCES﹑寫功課等)﹐也是屬於[苦心蓮]一族﹗

 
At 12 September, 2006 19:25, Blogger Way said...

嗨﹐蓮妹﹐我的懶蟲作祟又豈只你的一聲“加油”可以治癒的﹗

 
At 12 September, 2006 19:28, Blogger Way said...

本來要打“蓮姐”的﹐但又覺得女生應該比較喜歡被叫做“妹”﹔打了“蓮妹”以後﹐又擔心周先生會拿巴冷刀來砍我﹐哈哈﹗

 
At 12 September, 2006 21:03, Blogger 添健 said...

这个年代已经不流行巴冷刀了……

 
At 12 September, 2006 21:52, Blogger BloodDoc said...

嗯,我有使用砒霜的执照
它可以替代巴冷刀

可以偷偷伊媚儿我.. :-)

 
At 12 September, 2006 22:17,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kia si lang,才几个小时没来逛,大家突然变得那么暴力

这么说来,如果大家的电脑来个小聚会谈论谁比较命苦,我的电脑应该很骄傲地告诉大家,它最幸福,因为它的主人只用来blogging而已,呵呵

 
At 12 September, 2006 22:38, Blogger Way said...

我已经把此网叶打印下来,收在保险箱内;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大家才有迹可寻。嫌疑犯虽措词暧昧,但帮凶的意图还算明显,而且还有目击证人,哈哈!

 
At 13 September, 2006 00:33,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看起来好眉好貌的周先生,再加上唯恐天下不乱的血医生,看来我才是要多小心的人。
血医生,你还有什么执照就一次过说完吧。
免得我还要担心你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卖给周先生。

 
At 13 September, 2006 23:49,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看来网络成为犯罪的天堂,这句话说得一点也没错,网络风日下啊,哎哎哎

 
At 15 September, 2006 20:27, Blogger 添健 said...

无“毒”不“丈夫”是这个意思吗?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