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Jul 2006

怕痛的母亲

遇见一个有趣的安娣。她要见牙医,早在两个星期以前就做好了预约。

当我在接待处遇见她时,她拉着我说:“我……我……我不需要翻译了。”

我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我个仔……”

话还没说完,就被儿子骂了。

你为什么没说有翻译?既然有翻译,你叫我来干嘛?

#@^$@*,当然这些话是在心里骂的。脸上还是堆笑地说:“唔紧要……”

护士小姐了解了情况,也说不能叫我走,因为就这样走了,我会拿不到工钱的。儿子说:“你哪里可以叫人白跑一趟?当然是我走。”

她的儿子走了之后,我问:“你还好吧?”

“我其实是很怕痛的,又怕打针,所以才叫儿子来替我壮胆。”

“生孩子不是更痛吗?”

“那不一样。”

牙医叫我们进去了。没有机会再问她,为什么可以忍受分娩的痛,却无法承受打针的痛。

这样的女人其实满多的。有的听了我这么说,就恍然大悟地说:“你说得很对。”有的就像刚才说的安娣那样。

大家都说分娩的痛是最痛的。妹妹生产之前,她的朋友就告诉她,千万不要和自己过不去,一定要打硬膜外麻醉针 (epidural anaesthesia)。有个朋友生产过后,告诉我:“经痛,只是小儿科罢了!”周先生的同学也说,他的太太一心要当个伟大的妈妈,说要真正体验分娩的过程,不要打止痛针,也不要进行硬膜外麻醉。结果,“痛到在喊救命,还不快快打!”

因此,遇见这一些经过好几回阵痛的妈妈(生了好几个孩子嘛!),还说怕打针时,你说,我是不是该问她们:“生孩子不是更痛吗?”

Labels: ,

30 Comments:

At 08 August, 2006 16:54, Anonymous suayhwa said...

朋友陪太太进产房,结束后告诉我们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几个小时!但,作为母亲的却会忘记,奇怪?

20/07/2006 17:35

 
At 08 August, 2006 16:56,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你这个问题问倒我了。

我现在对打针也不是这么怕,将来如果有机会经过生产之痛,应该就更不会感到害怕吧?

当然,如果要天天打针过日子,那又另当别论。

20/07/2006 18:50

 
At 08 August, 2006 17:06, Anonymous BloodDoc said...

因为产妇看不到自己生产的过程,阵痛时给了止痛剂,通常会有记忆缺失的效果,后来只记得很痛。而男人因为看到过程,记录在脑袋里,正如看恐怖片比听恐怖片更恐怖。

这是门外汉扮内行的意见,ajaran sesat (这句怎么翻译?)

这也是为什么一般上男医生对待产妇比女医生温柔点 :-)

20/07/2006 20:51

 
At 08 August, 2006 17:06, Anonymous 呼吸的747 said...

这个故事很有趣
不是妇产科医生的回答也很有趣

21/07/2006 04:25

 
At 08 August, 2006 17:07,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BloodDoc,ajaran sesat 是邪说或歪理。

我的朋友也说,千万不要以为男人会记得你为他承受的生产之痛。
因为男人的记性都不好,很快就忘了。
然后,就……
哈哈!

至于男妇产科医生比女妇产科医生温柔嘛,我想,可能是女医生也承受过阵痛,会觉得病人一定撑得过去的。
男医生则这一辈子都在想象会有多痛。
^_^

21/07/2006 07:55

 
At 08 August, 2006 17:08, Anonymous BloodDoc said...

你们有没有看过生产过程? 我接生过几个孩子 (就那么几十个,多年前)
通常在产房工作会被劝告不要穿新鞋,因为婴儿出生后有时还会有大量羊水流出弄脏衣裤和鞋。(有时被形容为滑蛋河 )

那天我写母亲时,重读到林夕的词:

似费了一世纪的心血的中午
在你喘息中等我啼哭声是多辛苦
茫茫情海终于涌出我身体发肤
无从挑选中不讲条件的照顾

真的感动
漫长的等待,疼痛用喘息真的传神
如果你看过生产我们所谓的滑蛋河,就是海,而且是情海
婴儿的头部慢慢挤出,忽然就整个滑出来
他用涌出来形容,我只有五体投地的佩服
新生儿是否正常无缺,父母无从挑选
即使是不完美也给予 200% 的照顾。

就那么短短的四个句子
诗一般的形容生产过程

借你的地盘卖个广告
这首歌在此 :-)
http://song80s.blogspot.com/2006/07/blog-post_115308244557108429.html

21/07/2006 12:12

 
At 08 August, 2006 17:10,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我差一点因为要替一个马来妇女翻译而进了产房。
一早就接到公司的电话,叫我做完了当天的工作,就马上到医院去做马来文翻译的工作。
当我听见是要到产房时,我差点昏到了。
不是吧?我已经因为这一份工作而看了一大堆的胎儿扫描,现在还要进产房?
由于当时只有我一个会说马来话的翻译,我只好硬着头皮说好。
结果越想越怕,怕自己看见产妇惨叫而吓昏了;又怕遇上难产,呸呸呸!
幸亏当我到医院时,她已经生产了。
嘻嘻……

后来回家度假时,和在妇产科实习的朋友说起这一件事,她就问我:“你知道push马来文怎么说吗?”
我才突然想起,我不知道这要怎么说。
原来是teran。^_^
幸亏那个马来妇女没等我来就生了,否则的话,我跟她说:“Tolak! Tolak!”
她都不知道该tolak什么才好。

21/07/2006 21:39

 
At 08 August, 2006 17:11,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BloodDoc,欢迎你在这里打广告。
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
大家也多多来荷塘打广告吧!
不收费!

21/07/2006 21:41

 
At 08 August, 2006 17:11, Anonymous 呼吸的747 said...

听你们这么说
生孩子,怕怕也

22/07/2006 03:10

 
At 08 August, 2006 17:12, Anonymous Liyun said...

我姐是妇产科护士,协助接生接多了,到她自己生的时候也还会怕呵。
有时候产妇突然要生了,医生来不及赶到时,就得先由护士们暂替接生了。
我姐说,很多医生的眼睛都长在头顶上,看不起护士呢。
其实,医生没有了护士也就等于少了左右手呵,有什么好骄傲看不起人的呢?

22/07/2006 10:03

 
At 08 August, 2006 17:14, Anonymous BloodDoc said...

嘿嘿,说到 teran 嘛,你要用这个字之前要试试舌头绕不绕得。话说有个医生叫产妇 teran, 发现产妇没有配合,医生又气又急,叫她快点加紧teran.
结果后来产妇说,医生,请你给我一杯水。
你要水干什么 ?
我已经 telan 吞口水得口很干了啊 ! 你拼命叫我 telan, 我以为那样可以止痛呢 !

Liyun
其实如果我生产,尤其是顺产,我会选择护士,尤其是那些年龄较大经验老到的。
当年我可是很尊敬她们的呢 !
不过在产房也就那几个月,在槟城,很多护士都是老姨了,还常常帮我打包姐妹炒馃条。那是十年前了,那两个高龄姐妹花还在炒馃条吗 ?

22/07/2006 12:48

 
At 08 August, 2006 17:16,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747机长,你不必怕啦!
现在的医疗设备比以前好多了。
另外,生产的方式也有好几种供产妇选择。
真的很怕的话,就干脆剖腹产好了。
麻醉了,什么都不知道。
(我也是说一说而已,在安慰你,也在安慰自己……)

丽云,告诉你姐姐,护士是可以欺负新医生的。
因为初来报到的医生,其实还是傻呼呼的,很多时候要靠“老”护士指点迷津。
我的朋友刚毕业时,都要看护士的脸色。
呵呵……

BloodDoc,我刚才差点笑死了!
哈哈……太搞笑了!
我一定要提醒我的朋友发音要准。
不过,她应该是完成在妇产科的实习了。
偷偷告诉你,这里的医生也常常听错我说的eczema和asthma。
歹势、歹势!

22/07/2006 22:09

 
At 08 August, 2006 17:17, Anonymous 呼吸的747 said...

BloodDoc说的故事的确是笑死人,不过,那产妇说的话好象很有道理嘛,telan可以止痛,哈哈哈~·~

嘿嘿,我知道BloodDoc很疼爱护士的

姐妹花炒果条,我好象没试过咧,真是歹势

24/07/2006 03:12

 
At 08 August, 2006 17:20, Anonymous 周添健 said...

“真的很怕的话,就干脆剖腹产好了。麻醉了,什么都不知道。”

不要讲得好像经验丰富的样子 ……

24/07/2006 13:49

 
At 08 August, 2006 17:20,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我的经验可是很丰富的哦!
不过都是听回来的二手经验啦!
呵呵……

24/07/2006 15:48

 
At 08 August, 2006 17:22, Anonymous BloodDoc said...

苏格兰佬反正讲什么听起来都没什么不同的啦,你胡乱说些国语(马来西亚语)他们也会点头的。

讲生孩子,到那一刻,你所准备的全排不上用场。我的女儿早产,医生叫我签字同意剖腹生产(当然是我太太),我也傻傻的就押了花。

船到桥头自然直。
不然哪来这么多人不怕痛,产科医生个个驾大车?

24/07/2006 22:59

 
At 08 August, 2006 17:23,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不然哪来这么多人不怕痛,产科医生个个驾大车?”
这句话真有道理。^_^

苏格兰人的英语,唉……又快口音又重。
和他们说话,精神要很集中才行。

25/07/2006 07:50

 
At 08 August, 2006 17:24, Anonymous BloodDoc said...

** 嘿嘿,我知道BloodDoc很疼爱护士的 **

机长,忘了声明
郑重声明,护士是单数,不是复数哦..

25/07/2006 21:09

 
At 08 August, 2006 20:45, Anonymous 呼吸的747 said...

哈哈哈
是是是,单数nurse,不是nurses

26/07/2006 05:02

 
At 08 August, 2006 20:45,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BloodDoc,别紧张。
不是说你的家花不谙中文吗?
^_^

26/07/2006 14:06

 
At 08 August, 2006 20:46, Anonymous BloodDoc said...

有网上翻译这回事啊 :-)
还有万一我的女儿打小报告..

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男人本色,你家里那个呢? :-)

26/07/2006 21:42

 
At 08 August, 2006 20:47, Anonymous 呼吸的747 said...

哈哈哈,果然是个聪明男人

我突然有个疑问,BloodDoc,你不是应该爱屋及乌吗?^.^

27/07/2006 04:59

 
At 08 August, 2006 20:55,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BloodDoc,你是问我的家草会不会中文吗?
他会,而且是会用中文跟人家辩论和写文章骂政府的那一种。
因此,我不能在这里说他太多坏话。

如果是说男人本色嘛,你要问他咯。
他哪里会告诉我呢?

27/07/2006 17:55

 
At 08 August, 2006 20:55, Anonymous BloodDoc said...

呵呵,我当然知道你的周先生是中文高手啊
他在这里的留言是暗示你时间到了,还等什么呢? 嘿嘿...

我问的当然是你的后一段囖.. :-)

27/07/2006 23:18

 
At 08 August, 2006 21:00, Anonymous 呼吸的747 said...

还是男人最了解男人
碧绿荷塘,人家的宣言都出来了,你怎样看?

28/07/2006 08:15

 
At 08 August, 2006 21:01,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宣言是喊喊就好的。
这可是我们的社会给我们的教育哦。
哈哈……

28/07/2006 08:54

 
At 08 August, 2006 21:02, Anonymous 呼吸的747 said...

有 人对你高喊爱的宣言 生的宣言是很幸福的事,你就成全他吧^.^
总不能像咱们尊贵的X府一样开空头支票呀

28/07/2006 15:37

 
At 09 August, 2006 02:39, Anonymous BloodDoc said...

喂,机长,忘了问
你所谓的爱屋及乌

屋是谁?
乌又是谁?

28/07/2006 23:35

 
At 09 August, 2006 02:39, Anonymous 呼吸的747 said...

屋是nurse, 乌就是nurses咯
呵呵呵

29/07/2006 03:34

 
At 09 August, 2006 02:40, Anonymous 周添健 said...

宣言也有被错误解读的时候……

29/07/2006 08:49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