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ul 2006

马大中文系

前几天,周先生的学妹和朋友到格拉斯哥玩,就“寄宿”我们的格拉斯哥小窝。多年的朋友见面,当然是要话当年的。谈着、说着,忽然惊觉原来我是在十年前进大学的。多么快,一眨眼就十年了……

当年进入马大中文系的时候,许多亲朋戚友都不了解我为何有这样的决定。又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谁说中文系就是比较差的选择?脸上带笑淡淡地回应。眼看一切已成定局,还是有的人会问,你毕业了要干什么?一心想要当孺子牛的我说:“教书咯!”姑丈就很不客气地说:“你没有工做吗?要做这种吐血的工?”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我当不成老师,倒成了教育出版社的编辑。

在中文系三年的日子,上课和作业以外,还有迎新周、欢送会和文学双周。一段充满憧憬、干劲和欢笑的日子。

由于我那一届是第一年实施三年制,所以得以和大我一届的学兄、学姐一同上课。家玉菲凌、美珊、美仪、惠思、运好、秋强、汉忠这些人就是因为上课和系里的活动而熟络起来。运好和秋强还在我刚搬到十七区时,天天陪我吃晚餐。

同一届的同学当中,江丽和我一样副修东亚研究,所选的课也相近,所以和她一起上课的日子最多。多亏她的笔记,打救了慢手慢脚的我。我总是跟不上老师说的速度,干脆课后再借她的笔记来抄。曾经与湫涟和友丝当了一年的邻居,一起吃饭、一起游泳,也一起半夜吃榴莲。一样来自吉隆坡的菁菁和瑜珉则是我的义务司机。

多么令人怀念的一段日子……

十年的日子里,因为和运好有缘当了差不多四年的同事,所以常常会见到秋强。惠思则因为工作上常常要她帮忙,所以间中会联络一下。家玉、菲凌和美珊则是前几个月通过部落格才找到她们的。

同一届的同学当中,菁菁和瑜珉是一直都有联络。燕翎也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常要麻烦她。就像她说的,如果我们再不联络一下,我们都会没有朋友了。燕婷、进云和泰炎的消息就是听她说的。曾经在研讨会上遇见进益。就是这么多,其他的同学都失去联络了。

在以为自己和马大中文系人渐行渐远的十年以后,却得以通过潘老师的网站再看马大中文系。当中文笔好的学弟、学妹大有人在。也有的像当年的自己般雄心万丈、兴致勃勃的。有的则是嫩得不得了。 (我又惹事生非了。) 有个今年毕业的学妹想要在参加毕业典礼期间租车载父母游吉隆坡。她在潘老师的网站求助了许久。一个星期后,我按捺不住了。在潘老师的网站写了这么一句话:“其实,只要上Google打三个字——‘car’ ‘rental’ ‘Kuala Lumpur’就可以解决你的问题了。”在校园碰钉子,总比踏入社会后高呼世态炎凉好,是吗?

十年以后,也听说了一些事情。除了谁谁谁成家了、当爸爸妈妈了或游走他乡了之外,也听说了一个关于自己的故事。有个当年的同学在宴会上遇见一个在籍的学弟或学妹。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听对方数落我的种种不是。来八卦的朋友没有说对方到底数落了什么,可是想一想和第一次见面的人诉说自己当年同学的不是,不是挺搞笑的吗?听了这么唐突的事,我当时目瞪口呆的样子应该更搞笑,可惜没有拍下来给大家看。

以上种种都是很个人的一些问题,只是个人修为的问题,到最后对别人的影响不大,无伤大雅。今早上马来西亚佳礼中文论坛看到的帖子才是教人担心的。马大中文系气数已尽!多么吓人的一个帖子。中文系以中文为媒介的课竟然比以马来文为媒介的课少,真的有点不可思议。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当年在毕业刊写留言时,我写的是:“唯有自强,中文系才能生生不息……”十年以后,浮上心头的还是这一句话。

Labels:

13 Comments:

At 07 August, 2006 21:41, Anonymous 呼吸的747 said...

年纪大了
都喜欢话当年吧
家玉、菲凌、美珊、美仪、惠思
就是当年的朋党
也是同学口中的五朵金花
菲凌更是同学口中的带刺玫瑰
如今
还是一样,只有才女惠思成家
其他的还在享受单身快乐
很久没找惠思了
那天答应去找她
却放了飞机
内疚不已
她女儿最喜欢听我讲故事呢
除了她妈妈
她只让我签她的小手

我当年要进入中文系时
念会计系的堂姐打电话来阻止
叫我到北大念经济系
天啊
我不喜欢经济哪
我为了躲她
连电话都不敢接了
其实,当年原想念理大大众传播的
但是英文不好
也想离开槟城
就跑到马大去了
也就这样认识了你
我还记得我当年很努力抄笔记
家玉对我说:玉莲答应借我们笔记
你就别抄了
哈哈

毕业后
我不想当老师
曾到电视台当记者
却压根儿都不喜欢新闻
后来就当牧羊女
到现在


糟糕
我好象写自传了
^.^

11/07/2006 06:45

 
At 07 August, 2006 21:43, Anonymous 呼吸的747 said...

至于你在潘老师的网站给学妹留的comment
我想说,干得好!

现在的学生太依赖了

11/07/2006 06:52

 
At 07 August, 2006 21:49,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潘老师在我的留言之后的回复才教人感到汗颜。

“外面的人说,我们中文系同学的求生本能(知识/语文/文笔)太弱,该会的没有学会,日后如何是好? ”

11/07/2006 07:52

 
At 07 August, 2006 21:50,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我之所以会到处惹事生非,就是因为身边有一些太过支持我的朋友了。

哈哈!

这种事情做多了,惹人厌。^_^

11/07/2006 08:19

 
At 07 August, 2006 21:51, Anonymous 呼吸的747 said...

对,中文系的人就是该学会的没学会
所以没有求生技能
有次有个学妹(小我们很多年)打电话来问空缺
竟然以华语来发问
我的经理差点晕倒
后来我看了她的履历
知道她是中文系的
觉得有点悲哀

象你和我这样的人
总是惹人厌的
否则我也不会是别人口中的带刺玫瑰了


11/07/2006 09:57

 
At 07 August, 2006 21:52,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还笑?
把自己弄得满身是刺还不要紧,
最惨的是10年后还是满身刺。
是应该高兴时间没有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迹,
还是应该检讨自己不长进?

11/07/2006 16:25

 
At 07 August, 2006 21:52, Anonymous 呼吸的747 said...

带刺玫瑰是当年的同学取的
如今,我在职场上是别人眼中老奸巨滑的狐狸

嘿嘿
多长进

对,汉忠也和我一样在牧羊呢
不过他在我们的敌对故事牧羊
每回有教育展的时候
我们还是会碰面

12/07/2006 04:58

 
At 07 August, 2006 21:53,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曾经遇见汉忠,应该是看一场辩论赛的时候。
他那时候是在拉曼学院的学生事务处工作。
按他的说法,就是刁难学生的工。
他还说,想不到自己成了别人眼中当年自己最讨厌的人。
学生搞活动的时候,都是很生气HEP问这问那,要这个文件那个文件的。^_^

说到汉忠,我还记得有一次一起上课时,我边想东西,边走进讲堂。
你知道他看见了说什么吗?
陈玉莲,今天怎么这么安静?不必扮淑女啦!
我听了不知道好气还是好笑。

 
At 07 August, 2006 21:54, Anonymous 呼吸的747 said...

原来汉忠也曾经那么坏蛋?

你知不知道汉忠曾经发生蛮严重的车祸?
脸有些毁容了
我和他重逢的时候还真被吓到

13/07/2006 05:08

 
At 07 August, 2006 21:55,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他出车祸的消息,我是听运好说的。
不过,没有见过他。
希望他一切安好。

13/07/2006 08:55

 
At 07 August, 2006 21:56, Anonymous 芊芊 said...

嗯,相信你的话!虽然不懂你是谁……
念中文系的人就该跟常人不一样!
至少该有哪份不屈不挠的精神。
不然,是很难生存的……
虽然,到现在我仍然不晓得毕业后该怎么办,
但我绝不会为自己的抉择而后悔。

03/08/2006 16:48

 
At 07 August, 2006 21:56, Anonymous Giek Lian said...

芊芊,欢迎你到荷塘来。
你应该也是中文系人吧?
现在是第几年啊?

03/08/2006 21:04

 
At 25 March, 2008 15:58, Anonymous 蘭陵嘉應子 said...

在網上搜搜看馬大中文系最近還有甚麽
新聞,沒想到還會找到這篇兩年前的文章。

2006年的中文系請願事件雖然已經告一
段落,但我們的學弟妹是否變得更勇於為
自己爭取權益,這或許還是個疑問。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