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Jul 2007

系起两个老人

小学一年级,我考了个全级第一名。我的阿公高高兴兴地给我在惠安公会申请了奖学金。

到了颁奖日的那一天,阿公领着我到会馆去。我虽然静静地让阿公牵着我的手走到巴士站,可是心中却很别扭。当时学校已经放假了,我穿着一身校服出门,总觉得路上的人都盯着我看,心里就很不舒服。再加上一路上遇到的华巫印邻居都问:“不是放假了吗?为什么还要去学校?”,让我更加觉得在假期穿着校服的自己是个怪胎,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我却怎么也鼓不起勇气对爸爸妈妈也要让三分的阿公说:“我不要去了。”

来到会馆,看见其他的领奖人也是穿着校服,心中好过多了。会馆中排了十多张圆桌子,每一张桌子各有十张椅子。阿公一边跟同乡们打招呼,一边找位子,找到了两个空位,我们就坐下来。纵然是大白天,然而墙上挂满黑白人头照的会馆还是有点恐怖。可是,看到桌上的包装水、花生和糕点,我就什么都忘光光了,开开心心地吸着阿公递给我的包装水,啃着阿公剥好壳的花生。到底一个个轮流上台致词的人说了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上台领奖的心情也记不清了。我只是沉浸在吃零食的欢乐中。

颁奖典礼以后,阿公牵着我到离会馆百步之遥的宗圣堂去。阿公说:“走,我们去找外公,跟他说你今天领奖。”

宗圣堂和惠安会馆一个在小山坡上,一个在小山坡底。我们沿着会馆旁的楼梯向下走,越过一条小巷,经过一家咖啡店,就来到了宗圣堂。宗圣堂是供奉三一教主的庙宇。外公当时是庙祝。阿公先让我跟着他拜拜,然后就到后堂去找外公。其实,早在我和阿公踏入庙宇时,有个婶婆已经扯大嗓子在喊外公,说:“你的亲家和外孙女来找你。”这个陌生的婶婆怎么这么厉害,知道我们是谁。问号浮现,可是不敢问。只是对阿公的吩咐连连点头。阿公从会馆出来就一路吩咐我:“等下看到外公,要叫外公,知道吗?”

来到后堂,外公招呼我们坐到他身旁。类似学校食堂的长方木桌子上,摆放了一些糕点。长凳子和桌子是连在一起的。阿公看我跨过了木凳子,坐稳以后,也坐了下来。我们和外公面对面而坐。坐在长凳子上的我,脚不着地,可是却不敢摇晃双脚,因为阿公和外公都不喜欢小孩摇晃双脚,他们看见了一定会骂的。外公叫我吃糕点,我怯怯地说:“我吃饱了。”在两个老人的催促之下,我又开始吃起来了。

外公给阿公倒茶、点烟,然后就问起我们怎么会来找他。阿公开始献宝了,向外公诉说我的威风。我记不清楚他们到底是用什么词语形容我和他们的心情,可是我记得他们的笑脸。那一个中午的阳光和风扇呼呼响的声音,是两个骄傲的老人交谈的背景。

当时年纪小的我,无法体会他们的心情。我只是很高兴外公终于记得给我一些空心菜,让我可以到后堂边去喂乌龟。

那一天,我也是兴高采烈的。可是,我的欢喜却是因为吃零食和喂乌龟而来的。

如今回想,幸亏当时没有鼓起勇气说:“我不要去了。”虽然即使我说了,阿公也不会让我胡来,可是肯定会破坏了他的心情。心情一坏了,又怎么会带着我去找外公呢?这样一来,我就不会留下了只是属于我们三人的记忆。那系起两个老人的记忆,是他们肯定我,也是我肯定自己的最初记忆啊!

Labels: ,

14 Comments:

At 19 July, 2007 21:20, Anonymous 夏至 said...

不知道为什么,这篇文章看得我泪流满腮。也许有一些什么,属于一个正在消失的时代的什么,深深地触动了我们的群体记忆......

 
At 19 July, 2007 22:57,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夏至,不哭、不哭。
正在消失的年代,会永留我们的心中,以另一种形式活着。

 
At 19 July, 2007 23:49, Blogger 木子 said...

也系起了我对他,他的回忆...
他们都是好人,只是自己认识他们太少、太少..

 
At 20 July, 2007 00:27, Blogger 王大娘 said...

只有在领了那小小的奖学金之后,我请他吃冰淇淋和鸡肉派。
会馆领奖学金。
我爸和我的秘密。

 
At 20 July, 2007 05:28, Blogger cssytan said...

也触动了我心中的某根弦...
两个老人因为子女而系在一起,因为下一代而荣辱与共,命运交织,让人动容。

 
At 20 July, 2007 11:18, Blogger Mee Ling said...

為你感到驕傲。感動啊!

 
At 20 July, 2007 15:55,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木子,我对祖辈的认识也不多。
我对他们的认识都是小时候和他们的互动,其余的就是听爸妈说的,真的应该把他们都好好记录下来。
没有他们,就没有我啊。

王大娘,谢谢你和我分享你和你爸之间的秘密。
你爸爸一定也会以你为荣。

SY,我阿公和外公还是同乡啊。
在外公的孩子和阿公的孩子中,就只有我妈和我爸是跟同乡结婚的。
因此,他们之间的情谊又比亲家多了一层。
他们当年聊天时,除了聊儿孙,应该也会聊他们的故乡吧。
或许他们也没有察觉,两人的过去和未来就是这样系在一起。

美玲,谢谢你。
我最骄傲的是有疼我的长辈和家人,让我有恃无恐。

 
At 22 July, 2007 00:20,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我想我的情况比较特别,我没有对于这两个老人的记忆
我不曾见过外公,祖父好像只见过一两次

另外,我想说,薄荷糖,你好厉害
年纪小小,就拿全级第一名
我这一生当中可没考过第一名呢

 
At 25 July, 2007 17:35,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747,我是小时了了。
小学时,除了二年级,都拿全级第一。
上了中学以后,就没有这支歌唱了。
大学的时候,不用说,你也知道啦。

 
At 26 July, 2007 00:37,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别谦虚了,你中学和大学的成绩还是很好呀(别忘了,大学时期你是我们的笔记供应者,呵呵)
你念的可是都城的名校,可以横扫5年的全级第一,小女子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At 26 July, 2007 16:33,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我什么时候念名校了?
你别乱吹水。

 
At 29 July, 2007 15:53, Blogger 妙燕 said...

原谅我,有眼不识O-i-Oh!!!

 
At 29 July, 2007 16:16,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妙燕也来取笑人了。
:(

 
At 30 July, 2007 21:31, Blogger 妙燕 said...

不敢不敢。^o^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