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Feb 2007

三周年

SmileyCentral.com三年前的今天,刚刚踏足格拉斯哥。

三年来,回家三次,总共在家里呆了半年。因此,我在格拉斯哥的日子,其实只有两年半。

这两年半的日子,似乎没有做什么,可是想一想,其实也经历了不少。

首先是论文从无到完成了初稿,目前正在等待老师批阅。今天收到老师的信说,三月尾就可以看完我的初稿了。至于什么时候毕业,就要看我的论文写得好不好。论文,这一心头大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放下。

写文章的习惯,也是在这里重新培养起来的。中学时还写写日记;大学时只写作业;毕业后只因工作需要而涂涂写写。一直到来到格拉斯哥以后,才再写一写生活的点滴。2005年,在《南洋商报》的《新世纪》写了整整一年专栏。也从2005年中开始在《风采》的《知性六女子》写了一年的专栏。2006年10月完成了《陈姐姐出游记》。现在在写着《嘉阳小作家》的《国外的阳光》。荷塘也通过文字和照片建立起来了。这是不小的收获哦!我因为荷塘,而广结善缘呢!

刚来到的时候,给爱丁堡大学教授唐宋诗词的Dr. Ward写信,然后和他见面。接着,就在那里旁听了三门课——唐诗选、宋词选和冯梦龙小说选。2004年9月和2005年3月的半年之间,每个星期四来回格拉斯哥和爱丁堡的日子,还真有点怀念。后来,因为翻译工作比较多,就没有再去上课了。只是在去年10月,在格拉斯哥大学的成人班上了笔迹分析入门 (An Introduction to Handwriting Analysis),现在则在上着儿童发展入门 (An Introduction to Child Development)。抱着玩玩的心态去上课,没有压力之下,也听进了老师所教的皮毛。

在格拉斯哥从事的工作,也是我之前未曾接触的。从2004年6月到2005年8月的中医诊疗所助理工作,让我认识了一些中药。虽然不懂药性、药的作用,可是起码看见它们的时候叫得出名字来了。2004年9月开始替史特林一家翻译公司工作,到2005年3月替格拉斯哥市议会下的翻译单位工作,不但要常往医院和诊所跑,更是增加了不少医学常识,也听来了许多移民的故事。故事中的哀愁喜乐常常牵引我的心绪,也让我从中体会、梳理了一些关于生活的看法。医疗方面的常识则可以拿来吓唬家人、朋友。

学习、工作之余,也走了不少地方。《欧游掠影》记录了三年来的足迹,虽然是零散的纪录,但是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呢!我这辈子出游最多的时候,就是这几年了。游走在一个个大城小镇之间,发现世界真的很大也很精彩。

这一段日子就是这样过去了。没有很大的成就,可是却是平安、快乐地度过了。最重要的是在这里结识了一群好朋友。他们,是我在格拉斯哥最大的收获。

三年前的孤单、彷徨,今天已不复存在了。就给自己一点掌声吧!SmileyCentral.com

Labels:

22 Comments:

At 10 February, 2007 01:47, Blogger suayhwa said...

身在异乡的短暂生活经历,相信是毕生难忘了。

 
At 10 February, 2007 05:25, Anonymous greenpasture said...

I sense 'goodbye Glasgow' in this article. :(

 
At 10 February, 2007 15:02, Blogger 湘绣蜻蜓 said...

这三年里,你没有在异乡虚度青春,反而从中学习了不少东西,人生经验也丰富起来。
给你掌声鼓励 ** 啪、啪、啪 **

 
At 10 February, 2007 17:21,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瑞华,回忆当中的欢笑、气馁、牵挂、伤心,都是今生的美丽。

GP, it isn't the time to say goodbye yet.
Still have months to go.
^_^

蜻蜓啊蜻蜓,荷塘碧绿的日子所剩无几,怎么敢虚度呢?
其实,当中的经历,也是因为大家肯给我机会,我才会拥有今天的成绩单。

 
At 10 February, 2007 20:41, Blogger BloodDoc said...

嗅到一点离别的愁绪也 :-)
这三年你也练成了好几套武功,算是收获丰富了。还有,交了我这个"笔友",是 bonus 嘛:-) 嘿嘿,臭美的家伙,是不是只该打的猪呢 ?

 
At 11 February, 2007 03:48,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不练几套武功,怎么对得起我的父母和弟妹?
我可是抛弃了他们,而远走他乡的。
总要有点东西给他们看吧?
认识你,真的是很大的收获。
因为你认识了许多歌和德国,你还把大名鼎鼎的夏至引来呢!
还有CML哦!

 
At 11 February, 2007 03:51,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还有还有,小青一家呢!
刚刚才跟小青夫人褒电话粥,小青的晚餐又迟到了,哈哈……

 
At 11 February, 2007 08:12, Blogger BloodDoc said...

哈哈,我可要背着夏至偷偷受介绍费。嘘....别让她知道,最近据说她很忙,忙着毁脑工程,所以可以放心,她应该不会突然出现 :-)
德国,我手头上还有许多照片和地方,一直不知如何下手,想写,但每次都像蹲在茅坑上便秘...

 
At 11 February, 2007 19:26,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我现在也是在忙着我的主人工程。
老师改了回来,到我忙了。
因此,巴塞罗那、罗马,甚至去年的布拉格、法兰克福,暂时也不能写了。
再写,我的主人工程就会变成projek terbengkalai了。

 
At 13 February, 2007 05:45, Anonymous greenpasture said...

For someone who 'accompanies the prince to study' ;) , the time you spend here has been extremely fruitful.

Dun worry, my wife, like any woman, is multi-tasking and can cook, talk on the phone, scold the children and husband at the same time... very efficient one. :P

 
At 13 February, 2007 11:49,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哈哈哈,血医生和薄荷糖果真到现在还是“笔友”咧
不过,薄荷糖对血医生的认识不会太少,因为有我常常在MSN给她讲猪坏话,呵呵

我最近也有很多有聊的projects,连布置客机的时间都没了

我的吴歌文章更是夭折了~~

 
At 13 February, 2007 20:36, Blogger BloodDoc said...

scold the children and husband at the same time... very efficient one. :P

I guess this is a skill one acquires with time :-)

机长
说实话,我这老人家可没有用过 MSN 这种玩意,还真落伍 :-) 你们俩时差七个小时还能够网聊,还真够有聊

 
At 14 February, 2007 02:09,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GP, Grace is a superwoman, she will know what you wrote here.
Haha...

机长学姐,你要振作,快救活你的吴哥文章。
我们等你哦!

血医生,七个小时的时差是刚刚好的。
我早上起来,头脑还没有完全清醒时,是747在办公室忙了大半天的时间,说一说别人的闲话,正好提神。
到了下午,我昏昏欲睡时,747吃了晚餐,做完家务,也是说话的好时机。
我们还曾经打字打到手酸,换语音通话呢!
哈哈……

 
At 14 February, 2007 10:43,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血医生,凭这点,我“相信”你偶尔是有聊的,因为即使是G信箱,你也从来不sign in chat room:-)

哈哈哈,薄荷糖,说到那一次,我们都还挺可怕,打字2小时,再通话一小时,我们都很可以咧

 
At 14 February, 2007 23:09, Blogger BloodDoc said...

有些人据说很很很很狠忙,原来是忙打字 :-)

 
At 15 February, 2007 01:18, Anonymous 老太太 said...

血大夫,我出现了!因为今天情人节太得空,没有出去丢人现眼,所以逛到这里来看看,看见你的赚钱计划。你不是说要赚鸭子宴的吗?所以,

各位学妹听好,是血大夫把我们从天涯海角连起来的,这真是缘分,我们上辈子欠他的,所以见到他时记得要请他好好吃顿烤鸭宴ok?!

薄荷糖,
走之前要来我这里窝上几天吗?没有特别节目,喂野鸭看星空而已。

 
At 15 February, 2007 01:34,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老太太学姐,我真的可以去找你吗?
可不可以要签名?
我要先处理签证,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再出游。
到时候再跟你确定。
(Oops!各位学姐学妹,千万不可以向老师打小报告哦!)

另外,你放心,我一定会跟血大夫要烤鸭宴的。嘻嘻……
血大夫一定在惨叫:“我怎么会遇上这一群人?”

 
At 15 February, 2007 01:41,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血大夫,说真的,忙起来的时候,我花在打字的时间和睡觉的时间一样多,八个小时。
论文、文章、部落格、e-mail、MSN、Yahoo Messenger、Skype都要打字啊。
难怪我的手腕会旧患复发,要帮衬物理治疗师。

 
At 15 February, 2007 03:01, Anonymous laotaitai said...

学妹,
是叫你请血大夫吃烤鸭宴,不是反过来啊!
咱们中文系源远流长的待客传统,不能忘记啊!

 
At 15 February, 2007 10:52,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看来猪在这边竟然被老虎吃了

我本来欠血大夫31只鸭,不过,最近正逢促销期间,有打折,只剩半只鸭了,其他半只就由你们来吧:-)

 
At 15 February, 2007 16:03,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哎呀,被学姐逮到了。
好好好,我一定请血医生吃烤鸭。

 
At 15 February, 2007 23:48, Blogger BloodDoc said...

老太太学姐这个称呼挺得意的 :-)
呵呵呵,果然是老虎,明明是猪要收介绍费,竟然从猪身上打起烤鸭的主意来了。
幸好此猪是专吃老虎的,你欠我的烤鸭记下来了,老太太学姐是见证。
老太太,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的大名被人家拿来招摇行骗赚取介绍费,应该知道罪首是谁...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