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Sep 2008

产痛的经验之高潮

2008年8月9日


01:30
起身上厕所,走出厕所时,发现开始流羊水了。
叫醒正在熟睡的周先生:“诶,我这次是真的要生了。羊水穿了。”
“Huh?”

01:45
检查了之前收拾的入院包包,再确定自己带了钱包、手机,走下楼。
“你在看什么?”
周先生说:“奥运开幕的重播,刚刚开始……”
“是啊,给我看了马来西亚队出场才去医院。”

02:30
到了医院,给护士姐姐说了情况,护士姐姐让我进产房等助产士。

03:00
助产士检查后,说子宫颈开了三厘米,然后建议我打止痛针,以便我可以睡一睡,休息休息。我马上答应了。

03:00 – 07:00
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肚子不时传来的阵痛,就好像经痛的感觉。

07:15
“我不能了。你帮我去叫护士再来打止痛针。”
周先生回来说:“她们说,要隔六个小时才能再打。”
“Huh?”

09:00
“六个小时了,快点叫她们来打针。”
打了止痛针后,发现好像没有什么效用。

09:30
“我要打epidural。”
助产士听了我的要求,帮我检查子宫颈,说开了五厘米。
助产士甲说:“如果你可以忍,就不要打,已经开了五厘米了。”
助产士乙说:“You’re half way through already.”
我心中想的则是:天哪,六个小时过去了,才多开了两厘米,什么时候才会开完?嘴上的回应则是:“No, I can’t.”
助产士见状,就去替我安排麻醉师。

10:30
我那刚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终于来了,还带着很阳光的笑容和和爽朗的声音:“How are you?”
“I want to get epidural.”
“You’re half way through already, I don’t think you need it.”
“But… I’m very painful.”
医生让助产士给我happy gas,并且刺穿了我的羊水。羊水全穿了就会加快产程。护士姐姐也帮我通便。

11:00 – 12:00
在等麻醉师的当儿,痛得脸青唇白的我就靠那没有什么效用的happy gas和自我催眠——“很快就会过去的了……”来止痛。
一直感觉到肚子里有东西要冲出来……冲出来了……

12:00
麻醉师终于来了。
“Eh, why you looked so pale?”
“I’m very painful… Almost fainted already.”
(其实我应该跟他说:“等你下辈子有机会生孩子时,你就会知道我的脸色为什么这么苍白。”)

12:30
听从麻醉师的指示,顺利打了硬膜外麻醉。药效发挥作用后,麻醉师说:“You looked better now.”
麻醉师走后,我洋洋得意地跟周先生说:“幸亏我没有为难自己。”
接着,我又开始迷迷糊糊地睡觉了。

12:30 – 13:45
助产士帮我检查子宫颈,发现子宫颈全开了,还看见宝宝的头发呢!
“Do you feel the urge to push?”
“No…”
“Never mind. First baby can wait for one hour. I’ll inform Prof. Lim now. He’ll see you soon.”

13:45 – 14:45
我在就半睡半醒中等阵痛。问题是助产士问了好几次,我都说:“Feel nothing.”

14:45
医生来了。他听说我完全没有痛的感觉,就问:“Who was the anesthetist? He did a good job.”
医生检查了以后,发现宝宝的头下得不是很正,建议要vacuum。
助产士问:“Do you want to use the new equipment?”
“New equipment?”
助产士把所谓的新仪器交给医生,医生把玩了一会儿,问:“How to use this?”
躺在床上的我下意识地摸一摸肚子,默默跟宝宝说:“女儿,我们要成为白老鼠了……”
当医生和助产士一起研究好怎么用以后,我问:“So when you vacuum, I just relax myself, right?”
“No, you must push to help the baby comes out.”
“OK, OK, I’ll try my best.”
当医生开始吸时,仪器突然弹了出来。
(说真的,如果不是清楚知道替我接生的是个教授,我一定会吓死!)
医生再把仪器放好,然后我在医生的指示下,用尽九牛二虎之力地推,终于把宝宝给推出来了。
“Excellent!You did really well, you could push even though you didn’t feel the urge.”
医生也再次称赞麻醉师,说他用的药刚刚好。
当时,我除了感恩上天让我平安诞下健康的女儿,也暗自高兴自己打了epidural,让自己的产程没有那么痛苦……

Labels:

12 Comments:

At 14 September, 2008 22:18, Blogger 萍凡女子 said...

我第一胎也是忍了十余小时,痛不欲生要求打Epidural。第二胎不管了,还没痛就先打麻醉针。虽然贵一点,不过减少很多痛苦是值得的。

 
At 15 September, 2008 10:10,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据周先生说,其实epidural的针筒是很粗的,很吓人,如果我看了,可能就不会要打了。
所以,我又庆幸自己看不到那粗粗的针筒。
嘻嘻……

 
At 15 September, 2008 10:12, Blogger dolphine said...

由于生姐姐时是剖腹,所以到了生弟弟时,我没要求用epidural。

因为妇科曾经说过,她不recommend我用epidural。

她说如果子宫伤口在生产时开,会没感觉,太危险。

但还好,可能生产前,常常抱着姐姐上上下下,所以子宫开得很快。也很感恩一切平安。

你的麻醉师和妇科都很幽默。

 
At 15 September, 2008 16:37, Blogger 杉叶 said...

哈哈!你也很幽默,老神在在。居然可以先看点开场~
很多人打了epidural,就感觉不到痛,然后完全不知几时要push。

 
At 16 September, 2008 15:04,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薄荷糖,你这样赤裸裸地把经验公诸于世,是想叫没生过的别生了吗? :-)

 
At 16 September, 2008 19:43, Anonymous yin said...

你是勇敢的妈妈!很佩服你哟!

 
At 16 September, 2008 21:04,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Dolphine,医生和麻醉师都是见惯大场面的人,才不会跟我们紧张。嘻嘻……

杉叶,我是知道不会这么快生,才敢看开场的啦!
我那女儿可是从前一天早上就在酝酿要出来,酝酿到第二天凌晨才破水,所以可以慢慢来,不急、不急。

747,每个人的生产经验都不同啦,不怕、不怕。
我之前就曾说过,生产的痛虽然可怕,可是最多只是痛一天,孩子的养育才可怕呢,一辈子啊!
现在经过了生产之痛,又照顾了孩子五六周,更加觉得我的担忧是对的。

谢谢你,Yin。
我是硬着头皮的……

 
At 17 September, 2008 00:54, Blogger 妙燕 said...

哈哈,看了你的blog,才记起我还没好好给文心做诞生纪录。忙啊!

 
At 17 September, 2008 16:04, Blogger CK Lee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t 17 September, 2008 16:05, Blogger CK Lee said...

好详细哦。该还有第三遍。期待。
我看我老婆只记得:痛,好痛,非常痛,出尽奶力,生了。

 
At 18 September, 2008 10:37,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妙燕,你要照顾两个孩子,还要写论文,真的不容易。
加油!

CK,生孩子确实是很痛。
我在还没真正大痛以前就投降了……
:-(

 
At 18 September, 2008 12:33, Blogger 憋疯[BearFoong] said...

我不是女的。。不过看了玉莲大姐的博文。。有生孩子的感觉。。嘿嘿

 

Post a Comment

<< Home